玄冰

啥玩意儿??咋回事儿???

【微鹤婶】有本事你出来打我啊①

#第一人称注意
#其实就是我本丸的日常,看心情更新
#是个婶婶与刀刀们隔着次元壁互相观察的故事x
#ooc注意
#婚刀鹤丸
#好像也没什么了2333



下课铃响起的那一刹那,我长长地舒了口气。

身旁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边讨论中午吃什么这种困扰人类的哲学问题一边陆续走出教室。我坐在位置上慢吞吞地收拾着东西,等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才赶紧掏出手机插上耳机一气呵成,然后点击屏幕上那个小小的三日月宗近头像,边看转动的小樱花边深呼吸——

“乓乓乓!!”

“喂——你消失这么久跑哪去了,我可是敲了一个上午耶。”

我就知道会这样。

“谁信啊,你那么怕无聊估计在见到我之前已经用刀砍了好几次屏幕或者用大把烟花炸了好几次吧。”

“哎呀,暴露了吗~”

“居然是真的啊?!”

屏幕上对我手舞足蹈的全白男子就是在刀剑乱舞这个游戏里作为第一部队队长,同时也是近侍的鹤丸国永。他现在正把脸贴近屏幕东张西望,突然指着我身后说“哇,有人来了!”,吓得我马上回头,发现自己被骗之后用手指狠狠地戳了一下屏幕,然后鹤丸就捂着额头踉跄了一下。

看起来很真实对吧?这真的不是什么戳戳游戏。据我所知刀剑乱舞是一个近养成类ppt游戏,游戏界面决不是像我这样真实得好像窥探另一个世界似的。而且里面的刀剑也不是什么ai哦,你看,对鹤丸这里戳一下那里戳一下反应都不带重复的。

“喂喂,适可而止一点,这样的戏弄一点惊喜都没有。”

“你不是想我想得甚至用烟花炸屏幕了嘛,我也很想你啊所以正在尽全力地对你表达我对你的想念,就当是回礼了~”

“太狡猾了吧。”

是的,我手机上的刀剑乱舞活生生的让我感觉我好像在本丸里装了个监视器。别人的本丸界面就只是一名刀剑男子的立绘和本丸景色,都是静止的。而我,就像在看刀剑男子的直播一样,刀剑男子们会动,会说话,会做出难以预料的反应。看得见我所在的世界,知道我长什么样,听得见我说话,简直就像视频聊天一样。再者,我能够通过触碰屏幕而直接对他们造成影响,但对他们来说屏幕就只是一面玻璃屏障。

出阵时,我点击屏幕摇骰子,能欣赏刀剑男子们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英姿;远征时,我能对他们说“一路顺风”而他们也可以回应我;内番时就不需要触碰屏幕,我直接吩咐谁和谁组队干什么,他们就会自己开始内番,我甚至还能抓到鲶尾在玩马粪……总之就是这么真实。

真实过头得我刚开始玩就马上向官方反应这个问题,游戏会动这怎么想都很诡异啊!然而官方在审核了我录的视频之后反应没有任何问题,其他审神者也说不会动……

也许我真的该去医院看看是不是我出现幻觉了。

扯远了。今天太阳很大,我撑着伞慢慢地走向食堂,为了安全我没有看手机,只是通过耳机来跟鹤丸交流,隐约能听到远处短刀们在打闹的声音,随着脚步声又听到了厨房常有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你们今天中午吃什么……啊不对你们那好像没有时间之分吧。”

“小炒啦,挺丰富的。”

“嗯,那我今天中午也点份小炒吧。”有个人作参考就能很快做决定呢。

“话说主,你现在跟我说话就等于是在自言自语吧,不会被别人用奇怪的眼光看待吧。”

“不会啦,他们会以为我在跟别人通电话,跟你。”我笑了,“而且自言自语很奇怪的话本丸里可是有一大群刀们中枪哦。”

我和鹤丸聊得正欢,一声怒吼直接透过耳机直奔耳膜——

“鹤丸国永!!你今天就为你挖的坑付出代价吧!!!
压切你——!!!”

“哦哦好可怕!主我先走啦~”

“去吧~”反正机灵如他不可能被长谷部抓到。

既然走了那就来说说近侍鹤丸国永吧。其实在成为审神者之前我就见过他的模样了,当然最先认识的还是闻名的三日月宗近。实不相瞒,当我碰巧发现一本限制级的本子又刚好看到主角是三日月和鹤丸而且出于生理需求偶然把它翻了一遍之后,先不说三日月宗近人尽皆知的美与连我这个边缘人都知道的人气,鹤丸那俊美的脸庞与全身白犹如雪精灵的模样使我认为他绝对也是个人气极高的角色。

兴趣和期待就这样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如果我有朝一日成为审神者又得到鹤丸的话,接下来的生活肯定很有意思。

人肚子越饿的时候,通向饭堂的路就越发遥远。我实在忍不住了于是走到尽量避开人群和车的路边,拿出手机观察本丸的日常。画面定格在走廊上,我用手划拉一下屏幕,发现兼桑和堀川还有一期站在手入室门口。兼桑和堀川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没受什么伤,而一期穿着内番服,担忧地朝手入室里面观望。

“怎么了,手入室满员了吗?”我问。

听到声音后三人一齐转向我,兼桑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如你所见,要是能再开多几间手入室就好了。”

“不是有加速符吗?”

“啊……那个……用完了,不好意思,主上。”堀川苦笑着说道。

“哈?”我记得前些日子远征拿回来存了一些,再加上每天日课固定数量攒起来,也不至于这么快就用完。

“最近我们在提升练度的同时收集极化道具,一直出阵池田屋,被敌枪兵伤到。再加上第一部队探索江户寻找极化道具,受到的伤害比我们更严重。所以……”

我叹了口气,“我不是说过极化道具这事不急嘛,你们何必把自己伤成这样呢。”

“我们想早点去修行。”堀川握紧了拳头,“我们想快点变强,让主上您少为联队战的事情操心。而且夜晚联队战上的那些敌军苦无把大家伤成那样令大家很生气,想快点打败他们。虽然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但是我……”堀川的声音有一丝颤抖。

“没关系的,你们已经很努力了,堀川桑。”作为第一部队一员的一期一振和善地拍了拍堀川的肩,“能送弟弟们出去变强我很高兴,受点伤不算什么。”

“一期,你去休息吧,鲶尾他们有我看着。”当哥哥的也真是不容易啊,我不禁感慨。

我的第一部队成员是鹤丸国永,一期一振,烛台切光忠,狮子王,压切长谷部,石切丸,队长兼近侍是鹤丸国永;第二部队成员是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药研藤四郎,今剑,队长是和泉守兼定。第一部队在我刚上任审神者不久承担了许多重任,为了获取更多战斗经验,几乎每天都弄得一身伤。多亏他们第二部队和之后出阵的刀剑男子们成长得很顺利。现在为了极化道具,原本在本丸里养老的他们试探着出阵江户,结果伤的比以前更严重了。如果我的游戏和别的审神者一样的话,我可以不让他们频繁出阵,只是现在这种情况我不可能时时刻刻看着他们。努力是件好事,但过头了使自己受伤就得不偿失了呀。

“呼——手入真的很舒服啊。”

“哦~这就是你赖在这里不出去的理由啊~”

“主,主上!”我的声音把鲶尾吓了一跳。得寸进尺的我趁他毫无防备用手指对着他的敏感部位轻轻搔起屏幕,“有破绽!看招——”

“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啊快住手我错了主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骨喰在一旁泡着无视了鲶尾的求救,药研和今剑凑到屏幕跟前,给我描述今天他们的战况。

以前我问过他们我这边在他们看来是什么样的,今剑像是跟我分享快乐似的用很兴奋的语气说就像我的上半身飘在空中一样。药研则是撇了一眼旁边的鹤丸然后说他看见鹤丸对着我拳打脚踢,在我看来就是鹤丸对屏幕拳打脚踢,但这种失敬的行为把他们吓得差点没把鹤丸揍一顿。

现在他们的身体已经被我看光了,真实就是有这种好处啊,可以尽情欣赏而不被他们打。一开始五虎退还会羞答答地说“请,请不要看,主公大人”,不过现在他们都习惯了,但就算习惯了也改变不了我这样的行为很变态的事实,反省反省~

“真是的~”我住手了鲶尾也笑累了,他趴在手入池的边缘不满地看着我,“只有主上能触碰我们而我们却不能触碰主上,太狡猾了。”

“是啊是啊。”今剑把头凑的更近,我顺势摸摸头,“我也好想摸摸主公大人的头!”

“好啦,总有一天我会到你们那里去的,在那之前先稍微忍耐一下吧。”

就是啊,对我而言,我虽然能够触碰他们,但我接受的是冰凉又硬邦邦的触感,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也无法真正触碰他们。这未知现象也真是的,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嘛,既然已经把我们联系在一起了,那再进一步让我进入他们的世界都不行吗。

“我绝对要打破这道奇怪的屏障,然后到你那边去给你带来真实的惊吓。”鹤丸信誓旦旦的样子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也好想打破这道次元壁啊。

不过在这之前要是屏幕破了手机就得拿去修了,还是再等等吧,毕竟在这边戏弄他们也挺有意思的。

TBC




之后要怎么花式解释我老换队长是因为经验的问题呢……_(:з」∠)_

【三日月婶】稍微努力一下吧

ooc注意
其实就是个爷爷想引起面对欧刀内心毫无波动的婶的注意的故事
三日月令人苦手x
不介意的话就往下看吧


审神者上任两个月后,时之政府发来了挖掘大阪城地下的埋藏金活动通知。据说大阪城地下不仅有大量的小判,还藏着五个藤四郎兄弟。为了帮一期一振把弟弟们接齐,审神者早早编好了出阵大阪城不同层数的队伍,现在正在门口把队伍送出去。

三日月坐在走廊上品茶,木地板上不断地传来咚咚咚地跑步声,不用回头也知道出阵队伍的成员们正迅速赶往大门口集合。他双手捧着茶杯悠然地望着本丸的樱花树发愣,一副闲来无事的样子与身后的匆忙形成对比。

樱花花瓣悄然地在茶面上点出一圈涟漪,三日月记得自己也是伴随着樱花瓣出现在审神者面前。他是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振,稀有而来之不易,从古至今许多人都用一种喜爱而贪婪的眼神看他,极具人气的他总是处在特别的位置。那时审神者的眼里也出现了与以前的主人一样的惊喜,感慨“我居然锻到三日月了”这样的话,但之后就吩咐近侍鹤丸国永带他去参观本丸,自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不再多看一眼吗?三日月觉得有些奇怪,一直以来自己都被当做无价之宝来对待,看来这次的主公不一样,是个冷淡的人啊。接着他看见审神者在院子里和短刀们玩闹,一点都没注意到这里的动静,左手不禁握紧了自己的刀。

这之后审神者依旧让极化部队和新刀部队出阵,三日月被安排出阵的次数寥寥无几。偶尔审神者会来提醒他去内番,也只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交代完了就去找其他刀。三日月觉得自己好像很难留住审神者那匆忙的脚步,每当看着审神者离去的背影不免感到有些失落。偶尔听和审神者去过万屋的刀剑们说起,看到别的审神者带着她们的三日月宗近时,脸上总是一副喜悦而自豪的表情,然后引来别的审神者的羡慕或嫉妒,足以说明三日月宗近是一振多么美好的刀。既然这样,为何自己的主公总是如此薄情呢。对三日月来说,审神者也是稀有的不喜爱他的主公。

越是不被重视,就越是想要引起注意。作为不杀之刃的他以前还能被当做收藏品看待,现在既是不杀之刃又不是藏品,这不是变得无用了吗。

于是某次难得的出阵,三日月作为队长在阿津贺志山带回第二振三日月宗近。得知此事的审神者好像有些烦恼似的抓抓头发,嘟囔着“怎么又一把”这类无奈的话语。像他这样如此稀有的刀剑,多一振也无法使主公感到高兴。此时三日月探究地看着审神者,而审神者只是移开了视线。

有意思,三日月笑容更甚,他可不会认输。

部队出阵大阪城地下过了几日,审神者看着出阵报告有些为难。一期的弟弟们不好找,得在可能出没的层数里兜兜转转。出阵刀剑能力有限无法迅速清除溯行军,因此很难提高搜索效率。即使一期亲自去弟弟们也不会轻易现身,这怕是塑料兄弟情吧。审神者调皮地笑了,准备调整出阵队伍的组成,一边思考一边路过正在喝茶的三日月,结果脚踝被一只温热的手握住。

“主公,爷爷我也想出阵啊。”

深蓝夜空中的新月使她一愣,此等良辰美景使她不好拒绝。审神者与他对视良久之后长叹一口气,挠了挠头问道:

“这个任务非常枯燥,而且说不好中途不能休息,您真的要去吗?”

“没关系。”

对上三日月那不容置否的眼神,审神者想起他是一把极稀有的刀。虽然有着走失老人的属性,但极稀有刀之间可能存在什么奇妙的共鸣吧,没准三日月真的能找得到。

“好吧。那你就和岩融组成二人队,去寻回藤四郎兄弟们。”

果真和主公说的一样枯燥,三日月和岩融不知在同一层转了多少圈,溯行军清理了一轮又一轮。岩融挥动薙刀的双手都有些酸了,他们靠墙坐在一处暂且喘口气。三日月本想回本丸休息一下,但这是主公为数不多给自己下达的任务,如果不好好完成,自己的待遇必定不会有所变化。而且若是能在主公脸上看到欣喜的表情,也是幸事。

稍微努力一下吧,难得能为主公尽刀剑之责,不好好干怎能回应主公期待,身为爷爷也要久违地认真起来了。

于是三日月不顾劳累地继续寻找着藤四郎兄弟,当博多藤四郎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一旁的岩融注意到一向波澜不惊的他也露出了一丝惊喜。

然后三日月让岩融先带着博多回去,自己一个人前往更深的固定楼层。审神者知道后,把博多交给一期,自己和岩融立即回到大阪城地下寻找三日月。

与三日月站在一起的藤四郎三兄弟让审神者惊呆在原地,三日月只是毫不在意地笑着,但看起来比来之前狼狈了不少。等一期来接走弟弟们之后,三日月依然留在审神者旁边。

“主公现在能好好看着爷爷我了吧。”他的手抚上审神者的脸颊,手指在她的下巴流连,“这种冷淡的对应是流行吗,爷爷我不是很懂哪。”

审神者露出一副“败给你了”的表情,把三日月的手移开,不好意思地解释:“抱歉啊,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与您相处,如果造成困扰了是我的错。”

“为何会有如此顾虑?”

原来不是被冷落了,三日月放下了心,饶有兴致地等着审神者的理由。

“我对您不甚了解,您的美丽天下皆知,我不知该如何使用而不会给您造成困扰。”审神者笑了笑,“而且,怎么说呢,我不擅长应对年纪比我大出许多的人呢。”

“我不会冷落您或是讨厌您,”她握住三日月的手,“自从您来到本丸就如同其他刀剑男士一样是我的家人,您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嗯,果然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啊,总之以后一起加油吧。”审神者被看得有些害羞了,拍了拍三日月的头。

“既然如此,相处的时间有的是,”三日月心情大好地把审神者拢进怀里,“毕竟爷爷我心胸可是很宽阔呐。”

“嗯……请多多指教。”笨拙的小女孩靠在自己的怀里闷闷地出声,三日月满足地抱得更紧一些。然而之后就算三日月怎么劝说,女孩以不能冒犯为由就是不肯进一步触碰自己,看来博得主公喜爱的路程依旧遥远哪。

fin

作为新婶所以这次挖地超卖力,一开始是让一期哥带弟弟们去挖,结果就卡在博多上了😂为了刷快一点就让爷爷和岩融去10-30层,结果爷爷很快就把博多带回来了,之后的弟弟们都是爷爷带队找回来的,可能稀有刀之间真的有什么共鸣吧

手机翻到这张刚拿到次元之后画的贺图,还是发上来了

自k帧
伪第一视角做个摸头x
鹤球:哈……连续出阵还是有点累啊……嗯?!没事没事嘿嘿!不用担心我啦
model:さっぽ

占tag抱歉_(:з」∠)_,来把剩下的本出完邮费自理
都是因为发热(生肉) 35r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合志(生肉) 125r
火影室(生肉) 35r
宫本(生肉) 120r
诱惑的黑洞(生肉)50r
excess alcohol(中文) 35r
nilo合集(生肉) 210r
冻伤合集(生肉) 110r
喵喵合志(生肉) 60r
已经挂咸鱼了,有意的私信我微信支付宝咸鱼都ok

爱写写爱看看

与同:

至少对于我自己来说是这样的(虽然热度不高🌚)


我想飘也飘不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_(:3」∠❀)_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脑残粉”了,没有的,不存在的,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你不写CP,成天夹带私货,人家掉头就走了。




想放飞当然可以,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但一边希望受欢迎,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












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但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




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




与诸位作者共勉。












--------6月28日补充内容--------








这两天收到了很多人的评论,补充说明一下:




这篇随笔是我以一个写手的身份,站在同人创作者的角度,写给诸位同僚的话。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作者场合。写的是同人作者如何自处;是同人作者怎样看待自己;与读者觉得作者厉不厉害没什么关系,也不相矛盾。所以从读者的角度来说“我觉得XX作者就很厉害啊我愿意做她的铁粉她就算写原创也超棒棒”这种话,在这个场合说其实是错过焦点了。




其二,最初写这个确实是因某位作者有感而发,但最后写出来的内容并没有针对谁。大家都是创作者,也许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说得头头是道,明天我也会迷失自己,会成为别人笔下的谁谁。每个同人创作者都需要保持清醒。这些文字写给每个愿意自省的人。没必要去猜测我在指责谁——更不要在这里意有所指的艾特谁(艾特的我都删掉了)这种行为只会让这件事变质。




第三,这篇文可以在lofter内转载,不需要跟我要授权。转载到其他平台请提前告知我。谢谢。








ps:不要因为这篇文章fo我啊,我只是偶尔有感而发写了这个东西,不代表我的水平有多高,我也不是啥文坛巨匠,一个路人写来警醒自己的浅见而已。你们如果觉得有点用就看看,觉得我是胡说八道不妨大笑一声扬长而去。




我平时just写写辣鸡相声文,而且我写的CP你们也未必关注,fo我没意义啊( ;´Д`) 你们fo我弄得我鸭梨好大。


因为我们协会会服是羽织所以金穿的那个是羽织😂
办活动虽然挺开心的但是热是真的热,差点给闷晕过去
吃许多瑞金粮吃到现在,也不是说有什么接受不了的东西,只是总觉得金作为受方的心理和行为总跟个女孩子似的😂所以想画画爽朗的男生们谈恋爱的场景x【咦条漫里并没有谈起来啊23333

虽说吃cp粮的时候不挑食,但是看着看着总觉得受方就是个妹子【挠头
毕竟……一个正常男生是不会总是内八以及总是恋爱脑思考问题吧,即使他是受方😂

自娱自乐
设计苦手,这样的装备在游戏里就等于新手装吧【扶额
凹凸什么时候出游戏啊……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