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

啥玩意儿??咋回事儿???

【鸣佐】人偶②

前文见头像
虽然设定很玄幻但是作者不搞事😂,而且这设定也不怎么样就当个小故事看看就好,可能会有bug和逻辑死总之不要在意细节23333
从这章开始鸣佐的形象就是20出头的tl鸣和tl佐了,身体上就不存在年龄差了2333【哎呀感觉一下剧透了好多东西啊23333】


因为放假了不需要闹钟,所以鸣人睡到了日上三竿。

身边的床位早已经凉了,鸣人面对着佐助的床位愣了好久,才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一下床感觉自己好像站在稍高的地方一般,看东西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鸣人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这是“长高了”。和以前一样,每到一个特殊的年龄自己的身高就会一夜之间拔高一段,有时候还能把周围的人吓一跳。

他都知道,这是因为佐助会不定期地给他更换人偶身体。

走出房间,佐助正在厨房里准备着早餐。鸣人走过去从背后用力抱紧了他,尽可能地使自己的身体贴着佐助的身体。

“快放开我,吊车尾,这样我动不了了。”

“一会就好的说。”

“你特别喜欢抱我抱得这么紧啊,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佐助拍了拍鸣人的头,“我身上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吗?”

“唔……硬要说的话,抱着佐助不会觉得热,在夏天觉得很舒服啊我说。”鸣人蹭了蹭佐助,“而且现在我跟佐助一样高大了,抱着比以前更加方便了的说。”

“不一样,我高你两厘米。”

“两厘米看不出来啦,就这么在意自己的身高吗小佐助~”

“一边去。”

随后鸣人依依不舍地放开手,退到一旁看着佐助忙碌的背影。

鸣人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佐助身上的违和感他多多少少都清楚。最大的违和感也是他最不愿意相信的就是,佐助和他一样没有心跳。

这说明了什么?鸣人不可能用“有没心跳的人类”来催眠自己。尽管他经常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佐助是个人类,货真价实的人类”,然而他的内心深处却深知佐助有太多不符合正常人类的奇怪之处。

不是又如何?鸣人的脑中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吊车尾,发什么呆,吃早餐了。”佐助的声音将鸣人拉回现实,鸣人赶紧装作没事人一样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凝视着佐助吃早餐的画面,鸣人想起了楼上最里头的一个上锁的房间。

关于这个房间,鸣人有很多次央求佐助打开给他看看,只看一眼就好。但佐助每次都拒绝,还说自己并没有钥匙。这个被佐助千方百计藏着不让鸣人看的房间,肯定有什么猫腻!

而且既然是家人,有什么事是非得隐瞒不可的呢。鸣人直觉这肯定跟佐助身上的违和感有关。

他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思考着对策。首先肯定不能搞出太大动静,让佐助知道就不好了。要趁佐助下楼看店的时候赶紧撬锁!撬不开就请开锁的人来,但是绝对不能让佐助知道,得偷偷把人带进店里!佐助有几次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忙活,如果锁开了就趁这个时候赶紧看完房间,找到关于佐助一切事物,最后关好门,上号锁,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完美!

“我现在下楼看店。”

“唔好,我一会就来我说!”

伸长脖子望着佐助下楼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了之后,鸣人三两口搞定了剩下的面,在其他地方搜罗了几根尖锐物体悄悄地上了楼。

“好黑啊我说。”鸣人摸着黑走到被上锁的房间门前,蹲下身用手中的尖锐物体戳进锁孔。他一边试探着锁,一边注意佐助的动向。

此时在楼下看店的佐助以为鸣人还没收拾好,也没在意什么。早上开门不久,下订单和领取人偶的人就已经排成了长队,佐助无暇顾及鸣人到底在楼上搞什么鬼。

试了好久的鸣人不禁愤恨起自己的手残,纹丝动静都没的锁的嘲笑更是使他受打击。可以的话他真想一把把锁打坏。

提个没用的,人偶基本上都有战斗力。

但是佐助会被声音吸引过来,鸣人拼命地摇头,然后冷静下来,掏出手机准备拨打开锁公司的电话。

他往楼下瞧了一眼,发现顾客又多又嘈杂,这个时候对他来说无疑是大好时机。

佐助现在十分烦躁,本来接待顾客这种事不应该是自己干的,平时都是鸣人在前台接待佐助在后台制作人偶。他忍无可忍地朝楼上吼了一句:“吊车尾——还不给我快点下来!”

“我就来的说!”

回应完佐助的喊话,鸣人松了一口气,然后对身边开锁的人说:“好了我现在要下去看店了,你要小心千万别弄出任何声音噢。”

“我尽量,你现在下去不怕你那位上来?”

“没事的,佐助会待在工作室,而且工作室不在这层。”

随后两人互相打了个“ok”的手势,鸣人就放心地下楼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顾客基本上没几个了。鸣人无聊地把玩着一旁的素体模型,一边不住地往楼上瞧——一点动静都没有,那就意味着佐助还没有发现。

实际上,打开了门知道佐助的真实身份又怎么样呢。鸣人想着。这么多年来,佐助对他的好他都记在心里,就算佐助真的如自己想象的那样不是人类,他也一定不会改变对佐助的态度。

佐助就是佐助,鸣人握紧了手上的人偶,之后又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

但还是好想知道啊,鸣人的视野渐渐模糊。如果佐助真的不是人类的话,他觉得最为受打击的就是佐助一直瞒着自己这件事。

“嘿,小哥,搞定啦!”

“噢!谢谢啊我说!”

小心地把开锁人送走之后,鸣人深呼吸了几下,来到打开的房间面前。离真相只有一步了,他做好心理准备推开门,就被眼前一大片白花花的废人偶晃傻了眼。

“这……这比在佐助的工作室看到的还壮观啊我说!”鸣人走近那堆人偶,才发现人偶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熟悉,这不就是自己刚诞生的时候的模样嘛!

桌上散乱地放着一沓沓资料,鸣人拿起一些来看,都是人偶技术相关的资料。在其中一沓资料的最后一页,鸣人发现了熟悉的东西。

“漩……涡……鸣人……?!”这是自己的签名?!鸣人大惊。因为他从来没有任何自己给佐助的资料签名的印象。然后他在不远处找到了一个厚厚的小本子,上面写着“观察日记”。鸣人赶紧翻开来看,里面的内容基本上是对人偶的观察记录,人偶的名字使鸣人心里“咯噔”一下。

这时佐助刚刚做完手上的活,看了看时间得知已近中午,便下楼看看鸣人做了什么菜。一般这个时候总是鸣人做好了饭菜端到工作室里,只是今天自己的活结束得早,才出来看看。

然而厨房空无一人,毫无做饭的迹象,更别说餐桌上没有一点饭菜。

鸣人这吊车尾到底在干什么,佐助皱起眉头,决定去他的房间看看。但去之前他又不放心地打算去那个房间看两眼。

那个房间可是有他与重要之人的约定,从那一天开始他就决心再也不打开它。

但那扇大开的门简直是狠狠打了佐助的脸。

难道……佐助越想越慌,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向房间,果不其然看到鸣人正在里面。

“鸣人。”

鸣人一惊,手上的日记“啪”的一声掉在地上。佐助怎么会来得这么快,鸣人这么想着艰难地抬起头与佐助对视,意料之中看到了佐助那一脸复杂的表情。

“佐助你听我解释!我……”

佐助没有答话,只是低下了头,这让鸣人慌张起来。

“怪我吧。”佐助的声音颤抖着,自嘲地笑了笑,“都是我的错。”

约定被打破了。明明从那天开始就要和鸣人不被过去所束缚地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不是的佐助!你听我说!”鸣人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够了!你那么想知道的话你就看个够好了!”佐助第一次对鸣人发这么大的脾气,然后丢下愣在原地的鸣人摔门而去。

-TBC-

太子:????【黑人问号.jpg】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