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

啥玩意儿??咋回事儿???

【鸣佐】同学,下楼拿下外卖

鸣佐大学生设定
兼职外卖小哥鸣


漩涡鸣人表示自己开学之后这么多天心情没点舒坦。

本来想着上大学了能够开启全新的校园生活,空间朋友圈里看到的大学校园段子兴许也能遇上一两个,没准还能结上一段新的羁绊好让自己把一直以来的最糟心事忘在脑后。可三年未见的最糟心对象宇智波佐助再一次出现在面前,漩涡鸣人知道接下来这日子没法好好过了。

其实吧,宇智波佐助在三年前可是漩涡鸣人的最上心对象,从小竹马竹马一路死对头变小情侣,那是没少给周围人放闪光弹啊。由上心转为糟心是初中毕业时宇智波佐助的不辞而别,那漩涡鸣人肯定不认啊于是就闹心闹了三年。现在终于在同一所大学见面了内心是肯定有点小激动的,但漩涡鸣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咋咋呼呼的小毛孩了。

在经历课堂上瞪眼睛,下课了互呛,上个厕所还要扯对方裤子泄愤这些幼稚的破事后,漩涡鸣人决定,先把他俩和好的事情放一放。

毕竟还得赶着去送外卖呢。

不同于其他想好好适应学校的大一新生,漩涡鸣人在开学前后就接了一份外卖的兼职,算是积攒点工作经验顺便赚点外快。而且看到每个点外卖的顾客接过那份热腾腾的饭菜时所露出的笑容,漩涡鸣人会觉得一天的烦恼都烟消云散了。就这样他带着好心情,边骑着自行车边拨通下一位顾客的电话:

“同学你好!下楼拿一下外卖我说!”

“好的,请稍等。”

这声音。漩涡鸣人不禁琢磨,清冷而富有磁性的声线,跟处处和他作对的那个人简直一模一样!完了这下没法好好摆出职业笑容了,漩涡鸣人重重地叹了口气,脚踏也越发变得沉重。

好不容易磨到顾客的楼下,漩涡鸣人提着外卖靠在墙边等那个麻烦人。只见他身着一件宽松的深色短袖上衣,浅色中裤和一双黑色的人字拖。白皙的脖颈细长的双腿,姣好的身材使这身打扮看起来一点也不随便,反而有几分慵懒的味道。

“喂,傻啦。”漩涡鸣人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晃的回过神,就见宇智波佐助用一种看智障的表情瞧着自己。

“喏,外卖。”漩涡鸣人态度十分不好地把外卖往宇智波佐助那一伸,动作之大表情之夸张以掩饰自己刚才心动的事实。

这家伙平时咋就没这么好看过呢?

“服务态度太差,给你两星都嫌多。”

“嘿小佐助你是不是作呢我说!”

漩涡鸣人刚要被气的大打出手,一个催单电话硬生生让他忍住只是朝死对头翻了个白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蹬着自行车吭哧吭哧地赶往下一位顾客。

宇智波佐助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用手感受了一下包装盒的温热,嘴角上扬着回寝室去了。

送了半天外卖累得半死的漩涡鸣人拖着脚步回到寝室,看着三个舍友都在边吃饭边做自己的事好不愉悦的样子心生无奈。

“唉,没有我,你们要怎么养活自己啊我说。”

“便利,便利嘛,再说你不是挺乐意干这活的嘛鸣人。”

犬冢牙非常哥俩好地拍了拍漩涡鸣人的肩,漩涡鸣人说着就你贫然后把换下的脏衣服扔进洗衣机。

“唉鸣人,那个宇智波佐助到底是谁啊,老找你碴跟你欠了他八百万似的。”

“我看是鸣人总去找宇智波佐助麻烦吧。”

被鹿丸的嘲讽呛了一下,漩涡鸣人哼哼唧唧地小声抱怨一通,然后叹了口气说道:

“我和佐助,原来可是恋人啊我说。”

宇智波佐助嚼着热腾腾的白米饭,其他的菜吃得一干二净只剩下番茄,正所谓好吃的东西要留到最后。他夹起一块番茄,回想着开学以来发生的种种,最后脑子里全都是漩涡鸣人的身影。

“变得更耀眼了啊,那个吊车尾的。”

从小漩涡鸣人就像小太阳似的整天发光发热,同为因父母工作忙而被冷落的孤单孩子,漩涡鸣人为什么就能每天都那么快乐呢?宇智波佐助还记得小时候他和漩涡鸣人玩一整天,乐得爸妈找自己了都不知道。他承认自己被漩涡鸣人的乐观所感染并且贪恋上这种温暖,漩涡鸣人能跟自己关系这么好难道是因为孤独的人会相吸么?

可他宇智波佐助的身上也没有什么能够吸引漩涡鸣人的特殊之处,自己也不是异性,想到初中时漩涡鸣人的告白,他的耳根不禁红了起来。

所以自己在三年前的不辞而别真的有些过分。

宇智波佐助深知这一点,但是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不得不转学这种事谁能想到呢,如此突然的离别要是不狠下心来那就真的难舍难分了。

所以漩涡鸣人的反应他认为是自己应得的。

没关系,那个吊车尾还记得我就足够了。

佐助遗憾地闭上眼。

漩涡鸣人怀疑宇智波佐助一次食堂都没去过。

不论中午送,晚上送,他总能看见宇智波佐助双手抱胸顶着一张臭脸对着自己。要不是自己良好的职业素养,怕是早辞职不干了,谁乐意一天到晚老见到讨厌鬼连吃饭时间都不带消停的。

可是真要说讨厌吧,漩涡鸣人的内心深处是不承认的。

他只是想知道宇智波佐助当年为何不辞而别,说分手就分手可以这么毫无感情。但他始终不敢开口,一来吧宇智波佐助这个人别扭的很,问了他肯定不会说,二来吧漩涡鸣人是抱着宇智波佐助能和自己坦白的期待的。毕竟谁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能坦率一点呀。

啊,刚才不是还说讨厌来着?

漩涡鸣人只好认输,认命地往宇智波佐助的住处走。他回想起宇智波佐助下过的订单,发现这个人真是极度挑食,点的餐都是番茄相关的饭菜和木鱼饭团没跑。新的学校新的城市新的天气,水土不服再加上不注意饮食很容易生病。大一新生破事接踵而来,良好的身体情况可是非常必要的。

他拨通了一次宇智波佐助的电话,没接。

于是他再拨了一次,这次倒接了,但里头传来的声音让他心头一紧。

“喂……鸣人……”

出什么事了这是?漩涡鸣人不禁焦急,等着这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别送了……我不吃……”

不吃饭怎么行?更何况这声音听起来就知道身体不好了,漩涡鸣人看着不远处盯着他的宿管,心里盘算着要怎样突破他的视线封锁冲上楼。

“不能不吃饭,这外卖说什么我也得送到我说!”

没等电话那头回复,漩涡鸣人一挂电话心一横,大步走进宿舍楼门。

“唉,送外卖的不能上楼!”

“我朋友不舒服,我得去看看他有没有事!”

“得了吧,用这理由串楼的学生还少吗,就你例外啊?”

漩涡鸣人当场跟宿管急眼,无视宿管的阻拦和怒吼就飞速跑上楼到宇智波佐助的宿舍门前,用力拍打着门。

门缓缓地打开了,正想一个箭步冲进去的漩涡鸣人就被宇智波佐助扑了个满怀。僵硬了两秒之后漩涡鸣人感受到怀中人滚烫的温度,立马换了个姿势把人背下楼往医务室跑。

一声接一声的电话铃被漩涡鸣人无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带宇智波佐助看校医这件事,大概也是意识不到接下来会收到各种差评和老板扣工资的麻烦了吧。

不断的颠簸让宇智波佐助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些,意识到自己正被漩涡鸣人背着跑。青年宽大而坚实的后背使他感到安心,他环着漩涡鸣人的双手更绕紧了些。

小时候都是自己总背着老受伤的漩涡鸣人到处跑。宇智波佐助想起那时的漩涡鸣人比现在矮小的多,小小的身板隐藏着巨大精力,到处惹事还没少给宇智波佐助添麻烦。印象最深的就是漩涡鸣人不小心摔跤在腿上划拉一大口子,他拼命忍着不哭出声但是眼泪还是哗啦啦地往下掉。他说在宇智波佐助面前哭出声太丢脸了,这种倔样在当时和现在的宇智波佐助看来都特别可爱。

当年那个哭鼻子的小鬼也变得这么可靠了啊。

看着吊着点滴闭目养神的宇智波佐助,漩涡鸣人的心终究是放下了。可是活不能不干,他来不及欣赏宇智波佐助的睡颜就匆匆跑出去继续送外卖了,能多快就多快。不仅为了补偿顾客,更是为了早点送完好给佐助买点清淡的食物并且陪陪他。

进而问出当年不辞而别的原因。

————————————————————————————————————————————————————————————
能有啥原因,不就是那些工作调动转学啊之类的。
知道了之后两人又重归于好腻腻歪歪的了【够
行了这文就这样没后续了【被打死

评论(1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