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

【鸣佐】向异世界人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上)

大学生鸣x从火影世界穿越过来的佐

文不对题【滑稽】


漩涡鸣人此时恨不得给一分钟前的自己抽一耳光。


面前这个身着一看就不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的黑披风的青年,正拉住他的衣角,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盯得他浑身发毛,旁边围着一大群人并且正小声议论着他和青年。


“哇是cosplay吗?”


“这个人好帅啊!”


“他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啊,你看那个cosplay男一直扯住另一个男的的衣服哎。”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漩涡鸣人心累地叹了口气。一分钟前他正走在回家的路上,盘算着用新到的工资犒劳自己点好的,然后就看见不远处围着很多人。出于好奇,他也上去凑热闹。这一凑直接把围观焦点给凑过来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衣角就被那个奇怪的cosplay青年扯住,围观人群一下往后散开约两米。


“鸣人。”


等等大哥我没见过你啊我不认识你啊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这些人不要用一副看渣男的表情看我啊啊!!


漩涡鸣人内心崩溃,决定在传出什么奇怪的流言之前拉走青年远离人群。


终于跑到一条没人的小巷之后,鸣人才反应过来好好看看青年长什么样。遮住半边脸的刘海,裹着黑黑的长披风,一直盯着自己的平淡无波的黑眼睛。槽点很多不知从哪吐起的鸣人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看着青年也没有要走的样子,便问:


“你住哪啊,我送你回去吧。”


“我没有住的地方。”


这话什么意思?!漩涡鸣人觉得自己摊上事了,想扭头就走,结果衣角又被扯住了。看着那只素白的手鸣人重重地叹了口气,心想帮人帮到底吧,只好把青年的手拉开后带他一起回家。


今晚的月亮又圆又亮,走在回家的小道上的鸣人忽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青年的名字,毕竟以后要是一直叫“喂”好像不太好。


“那个……你叫什么?”


青年轻微地震了一下,看向自己。鸣人想他刚才可能是在发呆。


“你不记得了吗?”


“什么?”


“宇智波佐助。”佐助顿了一下,“我的名字。”


“哦……哦。”鸣人一头雾水地应了两声,然后气氛又安静下来。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家门口,鸣人刚打开门就钻了进去,关门并留下一句“佐助你在外面等下很快就好”。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之后门重新被打开,鸣人抹了把汗才让佐助进来。


看着佐助好奇地打量着自己家的场景,鸣人不由得又想到刚才佐助说自己不记得什么事情。自己从小就是个熊孩子属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那种,初中每天被妈妈举着锅铲从被窝赶去学校,高中学的累死累活好歹是考上了外省一所不错的大学,还有那些和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们,鸣人不觉得自己的记忆有出现什么漏洞。


对了,这段时间在学校的话剧社排练的时候,演男二的那个男生长得和佐助好像有点像来着……


时间不早了,鸣人还要背台词,于是让佐助先去洗澡。


“嗯……这里是这样开……这样调水温……”鸣人给佐助演示着热水器的操作,之后佐助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懂了,鸣人就放心地回房间去了。


“有什么事就叫我,我就在隔壁我说。”


回到房间之后的鸣人打开剧本研究着男主的台词。这个剧本是男主从小和男二结下孽缘,一边成长一边努力把出走的男二找回来的故事。鸣人和其他扮演者要在一个月后的学园祭上表演这个话剧,然而现在他依然被指导老师卡卡西说自己不够深情。


“不如说这男主的台词看着简直肉麻啊我说。”鸣人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什么你痛我也痛啊,你的未来我无法相让啊……”虽然他知道剧本里的男主男二从小就有很深的羁绊,但是这种台词让人看了分分钟脸红啊。


“你在看什么。”


鸣人冷不丁地吓一跳,佐助换好了自己的睡衣正站在自己面前,头发还有些湿。鸣人这才发现佐助左边的袖子空荡荡的,震惊地问道:


“你的手怎么回事?”


佐助犹豫了一会,才说:“和某个人打架不小心弄断了。”


“你当你的手是纸做的吗说断就断。”鸣人哭笑不得,也不继续问了。然后他拉着佐助到床边坐下,郑重其事地开口:


“可……可能是我中二了啊,你……你是不是从哪个异世界来的啊?”


“噗。”


“别笑啊我说!”鸣人的脸爆红,不知所措地看着笑得微微发抖的佐助。


笑得还挺好看。


“算是吧。”佐助恢复了平静,“我……我在穿越时空间的时候不小心到这里来了。”


“那你要回去吗。”


佐助又看向自己,那双眼里蕴含着许多令鸣人疑惑的情绪。他想说别这样看着我啊,你穿越过来又不是我害的。再说了自己一个普通人遇上来自异世界的人本来就很离奇了。


“要。”


“大概什么时候啊……”鸣人看着佐助一个异世界人孤苦伶仃的还断了只手,想着自己要不帮帮他好了。“就是……我能不能帮上你的忙?”


“能,而且你必须帮我。”


这还真是一点余地都没有了啊,鸣人认命地叹了口气。


“呃……要不你给我讲讲你那边的世界的事吧?就当……睡前故事!”生硬地开启下一个话题的鸣人在说完之后还干笑了两声。“说起来我看佐助你的打扮不一般啊,裹得那么严实还穿着披风,难道是那种打架很厉害的角色?”


“我是个忍者。”佐助回答道。


“哇忍者!”鸣人兴奋地跳起来,“就是那种能飞檐走壁甩手里剑的人吗?超帅的!可惜我只在电视或者一些动画里看过,要是能亲眼见见就好了我说。”


佐助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呃……你、你继续。”鸣人觉得尴尬得很,便乖乖坐好。


“我门是因为有‘查克拉’才能做到飞檐走壁的。”说到这里佐助轻笑出声,“以前有个吊车尾一直都学不会。”


“哈哈那个吊车尾是谁啊我说。”鸣人来了兴趣。


佐助又看着他。


“呃……嗯。”鸣人心中疑惑更甚,你说你那的吊车尾干嘛看着我啊,说起来我以前好像也被人说过吊车尾来着……


气氛越来越尴尬,鸣人索性把佐助推倒在床上并帮他盖好被子准备让他睡觉。转身就要走的时候衣角被第三次拉住。


“你去哪。”


“我……我去外面睡啊我说。”被那双如同冰冷的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盯着的鸣人不禁抖了两下。


两人陷入沉默,鸣人试着动了动身子,然而佐助依旧不放手。


“那个……佐助?”


佐助小心翼翼地移开了视线,在鸣人思考要不要强硬地拉开他的手的时候发现他的脸有些红了。


“能不能……一起睡?”


等等这人多大了啊还不敢自己一个人睡啊哈哈哈哈没想到外表看起来那么高冷其实这么可爱,鸣人在内心笑得很大声但身体乖乖地钻进了被窝。


“真没办法,就陪小佐助睡一晚上吧~”


tbc

你们猜有没有后续【被打】


评论(4)
热度(81)

啥玩意儿??咋回事儿???

© 玄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