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

啥玩意儿??咋回事儿???

【鸣佐】向异世界人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中)

忘记说了,本文的鸣佐是来光鸣佐的形象,佐助稍微乖一点温柔一点【来光大法好!】
有很多bug,只是个脑洞大家别在意细节


水面倒映着一轮日环,细得似乎风一吹就会将其粉碎。

就像看到了一丝希望似的伸出手,却听到锁链摩擦的声音。

再睡一会儿吧。

“……鸣……人……”

“……鸣人”

“鸣人!!”

漩涡鸣人猛地睁开眼,佐助那放大的脸占据了自己的视野。“呜哇!!”一声惊呼后鸣人摔下床,和床上的人大眼瞪小眼。佐助的头发乱糟糟的,遮住半边脸的刘海也遮得不是那么严实了,鸣人这才看到另一只相异的眼睛,如刻上奇异花纹的紫水晶一般。

好像在哪里见过……

“鸣人,快去做早餐!”佐助的一声令下使得鸣人屁颠屁颠地爬起来跑向厨房,刚跑到门边他才想起来自己跟这个异邦人才相处不到一天,便理直气壮地反驳道:

“凭什么我要给你做早餐啊,我又不是你的仆人我说!而且我们才认识了不到一天好吧!”

这话刚说完鸣人就看到佐助又愣住了,心想这人真奇怪不会因为自己不做早餐就受打击了吧,也没多放在心上就出去了。事后他想到佐助缺了一只手,做什么都有诸多不便,还是万分不情愿地做了佐助那份。

洗漱完出来的佐助发现餐桌上摆着一盘番茄三明治,而鸣人正坐在对面啃着面包看剧本。因食物正对口味的佐助微微惊讶了一下但没说什么,坐到位置上开始吃早餐。

“你今天有什么打算我说。”鸣人一边吃一边问道,“要出门的话可得注意点,毕竟我们这和你那不是一个世界。”

“嗯。”佐助回应。

看到佐助什么都没说而且想到他昨天那处处依赖自己的行为,鸣人觉得不论把佐助留在家里还是任他出去闲逛都不安全,正好自己今天要回学校排练,于是就向佐助发出了邀请: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学校看我排练吧。”

“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放着你不管啊我说。”鸣人说得理所当然,“而且你一个异邦人站在人群中间绝对会引起波澜啊我说。”

“我才不要。”佐助断然拒绝,“你看起来那么傻,演剧有什么好看的。”

跟那个吊车尾一样傻。

“嘴真毒啊小佐助,今天说什么我都要让你来看啊我说!”鸣人不服气地回怼,然后跑进房间翻衣柜。“你等我一下我给你找套正常的衣服啊。”

之后鸣人让佐助坐单车后座,虽然佐助很不情愿但还是被鸣人强行按在座位上,并且拉过他的手绕在自己的腰上。“你只有一只手所以要抓稳点啦!”说着鸣人一蹬脚就冲向了去学校的大路上。看着卖力地踩着单车的鸣人,佐助望着那头不为风动的金发发呆。

之前那上面还套着一圈护额,身上的外套还是黑色的,只要一靠近就能感受到这个人周身散发着冬日阳光一般的温暖。他也会说他无法放着自己不管……佐助慢慢地靠向鸣人那结实又宽大的后背,眼前的人流渐渐地形成了一条模糊的带子。他闭上眼,放心地把自己交给鸣人。

那一天,快点到来吧。

“喂佐助醒醒啊我说!”鸣人停好车刚要下来的时候就发现佐助靠着自己睡着了,他小心地转过身子,两只手抓住佐助的肩膀轻轻摇晃。

“唔……”佐助揉了揉眼睛,清醒过来之后迅速抽回手并下车,走到一旁。没想到佐助除了毒舌和冷漠以外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的鸣人遗憾地嘟嘟嘴,拉着佐助走向排练地点。

进入礼堂之后就看见小樱和鹿丸在向他们招手,鸣人带着佐助三步并作两步地小跑过去。

“你迟到了鸣人!哇这是谁啊好帅啊!”小樱一秒转向鸣人身旁的佐助。

“很好,人到齐了,开始排练吧。”鹿丸招呼着全员做好准备。

“等一下我说。”鸣人疑惑地说道,“演男二的S桑还没来啊我说。”

“什么S桑?”鹿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男二的位置一直空着啊,都快校园祭了都还没找到人,你不是应该知道我这几天在烦这件事吗?”

“是……吗……?”鸣人孤疑地盯着鹿丸,反而换来全员看智障的眼神。

“好吧好吧我记错了我说。”鸣人无奈地走向指定位置。
这个时候佐助也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但那眼神里多了一丝了然。

排练进行得很顺利,来到了男主在桥下对男二推心置腹地告白的桥段。上场之前鸣人看了一眼台下的佐助,佐助好像正认真地观看排练。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毫不犹豫地走上舞台。

“从那天开始,你就成了我的……目标!”

“一无所有的我拥有了羁绊,和你还有xxx一起在第七班完成各种任务,真的很开心。”

“我不要做败家之犬,也不想杀了你之后成为英雄!”

“我要——”

台词说到这里时鸣人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丝奇妙的感觉,能使自己的心脏一瞬间揪紧的感觉。仿佛对面站着一个令他日夜思念又为之操心的人。虽然知道自己只是在扮演着男主的角色,但他觉得这番话的对象不仅仅是一个男二的角色,而是真实存在的人。

对面好像真的站着一个人,正用仇恨又凶狠的目光瞪着自己,身上到处都是血污一片狼藉。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失去了一切的他愤怒地控诉着不公。无法夺回一切的话,至少让那群恶魔受到应有的报应。鸣人觉得自己知道这个人下一句会说什么,冥冥之中有股力量促使他说出那句话——

“要死一起死,——”

“cut!”鹿丸的声音响起,鸣人这才回过神来。只见小樱兴奋地跑来握住自己的手说道:“鸣人你刚才超级入戏的!简直是从第一次排练以来演的最好的一次啊!”

“哎是吗?哈哈哈……”鸣人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看向佐助想知道他对自己的表演有什么反应。但佐助依然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鸣人失望地叹了口气,然后趁着中场休息拉着他跑到校外的拉面店去了。

“还没到中午吧。”佐助看着大快朵颐的鸣人无奈地道。

“我饿了嘛。”鸣人不停往嘴里塞着面,跟饿了好几天似的,“佐助你要不要吃点?”

佐助只是望着天空发呆。

“说起来——”鸣人喝了一口汤,“你什么时候要回去啊。”

阳光有点刺眼,但佐助没有移开视线。

“日蚀。”

“日蚀??”鸣人惊讶地问道,“唔……最近听说一个月后有一次日蚀来着……是不是还要举行什么仪式啊或者是需要什么道具啊……之类的?”

“不用。”佐助干脆地说道,“反正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什么啊小佐助,你是在小看鸣人大爷我吗?!”鸣人一下不服气,还撸起袖子对着空气挥了两下拳头,“我告诉你,我高中的时候可是街霸,没人能做我的对手我说!”

“噗。”佐助半握起拳放在嘴前笑出声,清冷的脸上浮现难得的笑容,鸣人的内心瞬间被击中了。也许是被这笑容感染了,他感觉十分的开心。气氛顿时变得快活起来。

“这样啊……佐助你要在日蚀的时候回去啊……”鸣人的语气听起来很遗憾,“还想和你一起看的说,毕竟我这么多年来都没见过啊我说。”

“呐佐助,一会就好,能不能陪我一起看一会日蚀再回去啊?”

面前的青年就像一只讨抚摸的失落的金毛犬,佐助伸出手在半空中犹豫一秒后,一把抓上了鸣人的头发。

“啊疼疼疼!!别揪啊我说!”

“真没出息。”

“唔……果然佐助还是这么讨厌……”

tbc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