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

啥玩意儿??咋回事儿???

【瑞金】琴魔

音乐区up主格瑞x鬼畜区up主金

有一句话雷卡(可能不止一句话ry)

用上帝视角看瑞金真好玩【x

5000+,一发完



演奏视频上传三小时后,格瑞端着一杯牛奶悠闲地打开了自己的视频页面。

算是为了丰富留学生活以及用音乐疏解自己对别离之人的思念,格瑞在出国读书后没多久就录制上传了自己的第一个演奏作品。他并不在意自己的作品能产生多大的反响,也没兴趣关注自己的热度,学钢琴弹的好的人千千万。况且自己的要务是学习,他不想在弹琴方面花太多时间。

然而他低估了自己的实力,在他一心只读圣贤书地学习时,他的演奏视频因他琴技的高超与娴熟,火遍了整个视频网站。等他打开个人页面准备上传下一个视频时,暴涨的粉丝量和热度通知弄得他有些恍惚。

格瑞有上传完视频就打开自己的视频看看压制效果的习惯,由于觉得弹幕太密集令人不适,他总是关掉弹幕从而把好的坏的评论隔绝在外,因为他不想被他人的眼光影响自己的心绪。

所以这次格瑞也不打算打开弹幕,但冥冥之中有股无形之力推动了他放在鼠标滚轮上的中指,导致他一不小心把页面拉到了评论区——

“哇琴魔更新啦艾特矢量大佬!”

“琴魔怕是又要‘被’出新曲了(滑稽)”

“琴魔的每一次更新就是血洗两区的节奏(滑稽)”

“矢量大佬又有鬼畜新素材啦(滑稽)”

鬼畜?格瑞被这两个字吸引了目光,他这才想起视频网站里的确有一个“鬼畜区”。只不过他平时沉迷学习没什么时间上网站,而且一看“鬼畜”这两个字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想点进去。格瑞继续把评论拉了拉,发现“矢量”这个up主被提到的频率实在是高,出于好奇他打开了矢量的主页。

什么全明星什么人声调教什么人力vocaloid,全是格瑞看不懂的视频标题,他扫了一遍发现有很多视频标题都带着“琴魔”两字,他点开了其中一个名叫琴魔放毒现场的视频。

这次他没有关弹幕,看着上面刷的一大片“来者可是烈斩琴魔”“以为烈斩不上x站系列”“今有鬼畜大佬叱咤音乐区”“向音乐区开战”之类的句子,格瑞在看完视频之后自己那冰山面瘫脸出现了一丝裂缝。

好家伙,自己弹的曲子完完全全成了另一首歌,而且听上去像是一个音一个音调出来再拼成一首歌的感觉。接触过音频剪辑的格瑞不禁为这个视频的剪辑难度和up主的水平而感叹。看着up主头像上那金灿灿的小箭头,格瑞默默地点了“关注”。

——“烈斩关注了你”

金一下子被最新的消息通知震醒,他仔仔细细地把“烈斩”这两个字看了几十遍,就差把每个笔画也好好观摩一遍了。突如其来的呐喊声吓得厕所里的紫堂一个趔趄,从里面出来的他就看见满地打滚的金。

“紫堂紫堂!!我被烈斩大大关注了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天天被你鬼畜的琴魔?”

“不行了不行了我太高兴了我要告诉格瑞!!”

“金。”紫堂又好笑又无奈地看着金亢奋的样子,“快点洗洗睡吧,你都熬了几天了你看看你那地面上全是你的头发。”

“嘿嘿别担心啦紫堂我不会秃的!”金笑嘻嘻地把自己的视频空间截了个图,本来想发给自己的发小看,但心里那点小得意促使他打了个哑迷,他想看看不上网站的发小能不能猜的出来。

金的发小是比自己大两岁的格瑞,从小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雷打不动的铁哥们,无论自己有多皮最后都有格瑞帮自己收拾。金刚上高中时格瑞上大学,这种不可抗力硬生生地把他们俩分离,虽然格瑞上飞机那天金抱着他哭了好一阵,但现在金和格瑞用各种联系方式和聊天软件依然热乎着他们之间的关系。

金有好事总是第一个和格瑞分享,也不管自己几天没睡整出的黑眼圈和长时间做鬼畜落下的眼疼耳鸣的病根,抓起手机啪啪啪地给格瑞编辑消息。

他与格瑞存在12-13小时的时差,估计这个时候格瑞在睡午觉,于是他把消息发送之后就安心地进入了梦乡。

感受到枕边的震动,格瑞睁开眼睛并拿起手机,发现并不是闹钟而且时间还早,解开锁屏后五六条发小的消息通知跃然于屏幕上。他抗拒着困意打开了聊天界面。

格瑞的发小是小两岁的金,从小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雷打不动的好哥们,小时候的自己比较孤僻虽然长大了也不见好转,可他却被阳光又活泼的金吸引了。金给他那色彩单调的童年增添了许多彩色,尤其是那抹天空之蓝与暖阳之金,使他感到安心与温暖。在十几年的相处中,他紧揣着的紫罗兰被阳光和雨露滋润着不受控制地生长绽放。怕这份爱过于热烈而使金无法接受的格瑞报了外省的大学惶而逃之,结果饱受后悔与思念的折磨。

只是互通消息和电话还不够,格瑞凝视着自己与金的消息记录拼命按捺着自己的心跳。他想见他,现在立刻马上买机票回国去找他,但现实与自己的克制隐忍不允许自己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祝贺你,金。”

“嘿嘿格瑞我是不是很厉害!”

“就是不知道大大看到了我的鬼畜会不会生气……感觉那样调教他的作品还是挺冒犯的……”

金看着手机挠挠头,正好下课铃响起,他抓起书包转向旁边的卡米尔问道:

“等下回去开黑吗卡米尔?”

“我和大哥今天要直播。”

金的脑子里冒出雷狮那蔑视的笑容,打了个寒颤时又想到自己的技术也不是那么糟糕,便说:“带我一个嘛,我觉得我也不是猪队友噢别这么害怕~”

卡米尔只是觉得要是金来自己的直播间怕是得炸一片,他只是默默做游戏实况时而直播的游戏up主,名气并不大。金认识自己只是因为在一次网站举办的线下聚会看到自己在打游戏勾搭上来的,自家大哥知道后还笑自己交了个傻气十足的朋友。

“金,今年的新年聚会你去吗?”

“唔……我做了贺年鬼畜参加拜年祭,聚会的话……我还是考虑考虑吧。”

卡米尔有些惊奇,平时的金要是听说有线下聚会的话肯定二话不说就去的,这次居然在犹豫。

“这次烈斩不是要来吗?”

“我当然知道他要来!”金更无奈了,“只是……虽然不一定啦……要是他在聚会上知道我老鬼畜他指不定拉黑我!”

拜托……要是烈斩有那么小气的话你能活蹦乱跳到今天?卡米尔在内心吐了个槽。

不过说是这样说,金还是有点期待能够见到烈斩真容的那天。从他看到烈斩那双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在琴键上舞动,旋律起伏婉转,悠扬的钢琴曲回荡在他的心间时,他就和千千万万个路人一起转粉了。那摄人心魂的琴音使金想起了远在海外的格瑞,小时候他也总是坐在格瑞旁边听他弹琴。格瑞的琴声总是带着使人平静的魔力,当格瑞不让金闹时,金便缠着格瑞要他弹琴。

格瑞的琴声具有幸福的魔力,他把这份幸福的力量带去了海外,当初那个不爱说话又一直不高兴的人也很快就会收获自己的幸福了吧。金欣慰地想,但看到那毫无动静的聊天界面又不禁觉得失落。

金一如既往地打开了烈斩的视频空间,从头到尾把烈斩的作品一个不漏地看了一遍,可能是因为音乐能够驱动人的情感变化,天下钢琴一般音色,他却越来越觉得这是格瑞在弹琴。金愧疚万分地在心里对着烈斩大神道歉。

上次格瑞不小心看了评论区成了一个好的开端,这次他投完新的视频之后没有关弹幕,便看到几乎遮满屏幕的“为烈斩大神打call”的弹幕,还有很多“矢量大佬日常打call领素材跑路”的弹幕。这下格瑞的兴趣可谓是被完全提起来了,他打开矢量的私信页面,想提出合作,但现在自己还不认识对方就提合作也太草率了,于是他简短的打了个招呼。

“矢量,你好。”

“是是是是烈斩大神我我我我你你你你好!!!!”

我有那么吓人吗,格瑞不仅有些奇怪。网站负责人跟格瑞说希望他尽量找个合作人一起出拜年作品,格瑞平时不跟任何音乐区up主接触,支持他支持得最积极的只有这个矢量。可是一个弹琴的和一个做鬼畜的要怎么合作呢,不过格瑞还是试着提出了合作的意愿。

“好的没问题能跟烈斩大神合作是我毕生心愿!!!!”

保险起见,格瑞还是新开了一个聊天账号。

“烈斩大神,今年的线下聚会你会去吗?”

线下聚会?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格瑞想到以前金刚成为up主的时候曾想拉他一起去什么线下聚会,只是那时候自己快要高考所以拒绝了。不过之后他还是悄悄地跟着金去了那个地方,并一脸不悦地把差点沾酒的金扯回家。他只觉得那不是什么正经的聚会,毕竟网络上的人鱼龙混杂,结果那天过后金跟他生了很久的气。等他离开金之后便渐渐忘记了线下聚会的事。

格瑞本想再一次说自己不去,但是他想到自己在之前伤了金的心,而且新年前几天自己能回国好好地陪金一段时间,于是就回复了“去”。

接着对面炸了好一会格瑞好不容易使对方平静下来,便进行正常的合作商量了。

紫堂不知第几次看到支撑不住睡倒在电脑前面的金,这已经成了日常。他把金摇醒劝说道:“快去床上睡吧,金。”

“我不……我音还没修完……跟烈斩大神的第一次合作……我不能搞砸……”

“可你在搞砸合作之前就要把身体搞砸了,被你那个发小知道了怎么办?”

“他不会知道的……我不会告诉他……”

“金……为了一个网络上的人你至于吗?”

这句话点醒了金,紫堂说的没错,烈斩大神再怎么出名再怎么厉害,对他来说也只是个网上的人。他不会时时刻刻盯着自己的举动,也许这次的合作只是对方随便提出来的,根本没放在心上,而自己这么拼甚至把身体搞坏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网络上的大家都互相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谁稀得知道你有多难受多痛苦。那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呢?由于盯久了电脑屏幕,金的视野有些模糊,烈斩大神那双素白的手不住地在琴键上跳动,一遍遍循环的音乐使他昏昏欲睡。

是因为烈斩弹得很好听?是因为烈斩的手很好看?还是……因为烈斩很像格瑞?

太失礼了,怎么能把烈斩大神和格瑞当做是一个人呢。

白驹过隙,转眼就到了寒假。终于完成作品的金看着“发送成功”忍不住伸了个大懒腰,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整理好行装到机场去接格瑞。

挺拔的银发被黑色的头带竖起,金一眼就找到了在大厅内等他的格瑞。他猛地扑进格瑞的怀里贪婪地深吸一口气,同时也感受到了格瑞抚摸自己的头的温柔力道。

金抬起头时,格瑞便发现了金眼下那大大的黑眼圈,不禁皱起了眉,用手轻轻地拂过并责怪地问道:“你又不好好照顾自己?说了让你不要熬夜。”

“呃……最近有个大合作嘛!”

“合作?”

“嗯!我跟大神的合作!”金兴奋说道,“格瑞我跟你说,那位大神人真的超好!不仅弹琴弹得超好听,而且他也不嫌弃我犯错,调音的时候还帮我检查音准呢!”

嗯,自己前两天也在帮一个兴奋过头的up主检查他的音轨,格瑞想到。

“对了格瑞,到时候和我一起去线下聚会吧!”

“好。”

格瑞居然答应了!金更开心了,跳起来搂过格瑞的肩膀,使得两人的姿势有点别扭,最后格瑞轻敲了一下他的头他才松手。

快到线下聚会的这几天,金发现烈斩大神不回自己的消息了,这使他有点小失望,不过一想到能在聚会上一睹烈斩大神的真容,金又觉得这点冷落没什么,而且到那时说不定能把他最好的朋友格瑞也介绍给烈斩大神认识。

不知为何金心生了点罪恶感。

虽说他现在非常喜欢烈斩弹琴,但他以前可是格瑞的忠实粉丝,而且还说过在弹钢琴上没人能比得过格瑞这种话,自己现在是不是变卦得太快了?

但是真的太像了,无论是那双手还是琴声给他带来的感觉。金偷偷看了一眼睡在身旁的格瑞,他多么希望烈斩本人就是格瑞,但是他不能擅自把一个人当做别人来看待,这是非常不尊重的。

他最喜欢看格瑞弹琴时的样子了,弹琴时的格瑞如同演奏仙乐的使者,每一个音符每一个节奏在他的心上弹跳。那双认真又专注的紫色眸子,会时不时向他,向琴键上投射温柔的视线,在他面前盛开紫罗兰的花海。这时他认为,沉浸于演奏的格瑞,是他一个人的。

要是格瑞永远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就好了。

金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心虚地看着格瑞的睡颜。那双好看的紫瞳此时被眼皮紧紧地遮盖,平日里凛然翘起的银发此时也柔顺乖巧地散落在枕头上,少有笑容的冷峻的表情此时也变得柔和,平稳而稍带起伏的呼吸声渐渐地与金的呼吸声相融。金不禁伸出手,捻起一小撮格瑞的银发,然后把自己缩起来埋进格瑞的怀里。

他有点不敢去线下聚会和烈斩面基了。

结果线下聚会的日子还是到来了,金怀着忐忑的心情和格瑞一起出了门,格瑞虽然发现了金的不对劲但也没说什么。在聚会地点找了位置坐下,看着周围的up主们各种玩闹,金却没有任何加入他们的心情。

然而过了约定的半个小时,烈斩还是没有来,金即庆幸又失望。此时他发现卡米尔和他大哥路过,便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卡米尔!”金向他们招着手,他们也走了过来。

“雷狮?”格瑞看到卡米尔身旁的人有些疑惑,他的大学室友原来也是up主。

“格瑞,你终于来线下了,我以为你是怕小粉丝堵你。”雷狮看了一眼金,顿觉有趣,“毕竟他们千求万求烈斩大神开个个人演奏会,再不济来线下聚会露个脸也行啊。”

“等等……”金听到雷狮话里的“格瑞”和“烈斩大神”后大脑瞬间当机,他看了好一会格瑞,又看向格瑞的双手,最后把目光转向雷狮,“你说格瑞……是烈斩大神??”

“不然呢?”雷狮被金的反应逗笑了,“你不是现在才知道吧,小鬼,亏你还是烈斩死忠粉呢。”

那之前自己完全是在为格瑞打call,金为这个事实高兴了一秒,但回想起自己以前那亢奋又傻不拉几的举动,以及鬼畜了格瑞这么久,他完全陷入了没脸见格瑞的处境。

这简直太高能太羞耻了。

身旁的格瑞通过这个反应也猜到了那个小迷弟矢量就是金,只不过比起震惊更多的是知道了金一直对自己这么上心,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而且他的黑眼圈是自己间接造成的就一阵高兴又内疚。

然后雷狮就带着卡米尔离开去他们自己的位置了,剩下金和格瑞两人原地爆炸。

这时正播放着拜年作品合集的大屏幕轮到了他们俩合作的作品,前段先是由金调教的一首曲子的前段,中段到格瑞演奏,最后则是两人的音轨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升华作品的合奏,场内此起彼伏地响起了“矢量”和“烈斩”的打call声。

金望着身旁的格瑞,格瑞也在凝视着他,他鼓起勇气郑重地问道:

“烈斩大神,你愿意和我长期合作吗?”

“我愿意,矢量。”

fin

结尾四舍五入求婚现场
不知道有没后续【大概是没有的

评论(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