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

啥玩意儿??咋回事儿???

【瑞金】不离不弃

游戏角色瑞x机师金【什么机师,不就是广大玩家吗23333】

一切都是为了剧情!!

有借鉴一些游戏和大量的游戏术语描写

遇到敏感词的时候百度一下防和谐器,特别有趣

6000+,一发完



——不知你有无入坑一款游戏以来一直对他不离不弃的游戏角色呢

 

格瑞看着头顶上的红条陷入沉思。


他还记得耗尽元力的自己和金被复制了烈斩的鬼狐bi到绝境,金突然掉下悬崖而自己为了救他也跟着一起跳下去,在半空中尽力把金护在怀里之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情况了。


面前是一只长相十分丑陋的怪物,它的头上也有跟格瑞相似的长条,然后一股神秘力量使他被驱使着召唤出几把巨大的烈斩,自己的烈斩也转换成了镰刀形态,之后自己和周围的烈斩们给了怪物一个华丽的斩击。


然后怪物头上的条被削去了四分之一。


一声叹息传入脑中,格瑞在疑惑的同时被控制着不断闪避怪物的攻击,虽说没受伤但使他感到十分不爽——被当成提线木偶的感觉,但他无法反抗。接着自己突然停顿了一下,同时耳边传来一声惊呼,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时头上的红条骤然消失,恢复意识之后发现自己又到了另一个地方。


“伤害居然被削成这样……”


“大招爆发流是退出舞台了,辣鸡策划还不提高格瑞的防御力,这怎么玩?!”


愤怒的声音传来,格瑞四下张望,发现有个金发蓝眼的巨人正趴在面前盯着自己。


“金?”


“唔是不是最近熬夜熬多了出现幻听了我好像听到格瑞在叫我……”


“金!”


格瑞和面前的巨人大眼瞪小眼。


“哇啊啊啊啊卧槽格瑞说话了!!!”


金感觉自己遇上了有史以来最离奇的事——一个游戏人物居然开口说话了!这是什么新的官方福利?他记得这个游戏好像没有声控功能来着,可面前的格瑞不但能听懂自己的话还能回应自己,他觉得自己可能是遭遇最近论坛上流传的“鬼故事”了。


经过一番误会和乱七八糟的解释之后,格瑞在金的大呼小叫中好歹是明白了现状——自己现在是个名叫“凹凸世界”的游戏的角色,头顶上的红条是体力条,一旦受伤就会减少。他在边走边听金的解释的时候也看见了许多自己熟悉的那些人,以及别的“自己”。他还看到一些人带着一个很显眼的勋章,自己也有,镶着一颗金色的星星。据金解释那是对战等级,而自己是最高级别,位于排行榜前百,但最近似乎有下降的趋势。排行榜第一果然还是嘉德罗斯,不如说是嘉德罗斯这个角色,虽然不知道玩家是谁。


“哇现在居然还能看见格瑞这个角色!”


“最近被大削都进计生办了。”


“别组他,又脆又没输出。”


看着这些评论金的内心十分难受,他是凹凸世界开服以来就选择了格瑞这个角色,一直玩到现在都没有转战过其他角色。格瑞从一开始就以大招高爆发闻名,虽然防御力低比较脆,但是在刷本的时候带足药水和增益buff还是能撑过一些伤害的,毕竟只要等大招好了就能结束游戏了。不仅在副本,在竞技场格瑞也是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存在,只是面对嘉德罗斯时会陷入持久战。金选择格瑞之后就一直过着安逸的日子,游戏体验简直舒心得不行。


但是总会有“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的情况出现。


可能是格瑞强了好几个版本了,时间太长了,结果在最新的更新后伤害被削去了一半。可为什么是格瑞呢,隔壁的嘉德罗斯和雷狮那些角色也很强啊,金不甘心地想。金无数次带着格瑞下竞技场,想证明就算被削了格瑞也还是很强,然而自己也跟其他选择格瑞的人一样,过于依赖大招结果疏于练习战斗技巧,结果十赢九输,第二的位子拱手让人。


看着格瑞的玩家一个个转战其他角色,金既难过又有些庆幸,庆幸的是自己可能是这个版本最后的格瑞玩家了。又是多次下竞技场,看着格瑞一次次被击倒,受重伤,金愤怒地用拳头砸了一下桌子。


他在为自己的弱cao作而生气。


格瑞看着眼前如此烦恼的金,心里也不是滋味。从小到大受过的伤已经数不过来了,他其实完全不介意。虽然被控制着还是有些不舒服,但既然是金他也不计较了。印象中金从来没有露出过如此痛苦的表情,他一直是笑颜满面,无忧无虑,而这也是自己想看到的,拜其所赐自己才没有在带着重伤爬出飞行器的那一刻放弃后来的人生。


金应该是快乐的,他不应该有这种cao心的表情,格瑞向金伸出了手。一直以来cao心金的明明是自己,笨蛋就应该什么都不想,开开心心地度过每一天。


“格瑞,你是在担心我吗!”


金把头向屏幕挪了挪,在格瑞看来就像金把头凑到了格瑞的手心一样。于是格瑞顺其自然地虚抚着金的头。


“没有。”


“嘿嘿,别傲娇啦,不过我就是喜欢你人设的这一点!”


“人设?”


“你知道吗,格瑞。”金露出怀念的表情,“我不是因为你强不强,你厉不厉害而选择你的。当时看到你的人设的时候,我先是被你的外貌所吸引,虽然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我一个男人居然也会觉得一个角色帅气什么的。然后看到你的故事背景,幼时因遭到袭击而失去双亲,拼命让自己变强以手刃仇人。这个时候与其说是喜欢,更多的是心疼,你才多大呀,就要背负这么多。”


然后金用手指抵着屏幕,看上去就像触碰着格瑞的脸颊一样。


“难怪你一直板着脸,不笑一笑,虽说你的人设使你如此面瘫又沉默寡言,但我还是想看看你的笑容,你居然是唯一没有‘笑’这个指令的人物啊!”


金的这番告白使格瑞微微睁大眼睛,心跳加速,对金如此冷漠又拒之千里的自己还能被他喜欢。


“其实这些话我以前也对你说过好几次啦,但是没想到你这次居然回应了我。唔……作为一个数据居然有自我意识和思想感觉好神奇啊,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你别觉得我很奇怪啊……”金干笑着挠挠头。


“我绝对不会放弃你的,格瑞!”金郑重其事地说,“无论你被怎么削,甚至被官方推进下水道,我都不会轻易抛弃你!伤害不够的话我就给你买更好的装备,cao作不过关的话我就苦练cao作……不过你可能会不停地受伤这个我得说声对不起哈。”


“我想陪你走到最后,虽说复仇什么的听起来挺悲伤的,但什么事情总有结束的一天,我想让你卸下负担轻松起来。”金把手握成拳头轻轻抵在格瑞前面,“我们一起加油吧,格瑞!”


“好”拳拳相碰。


接下来金每天都带格瑞去练习场练习连段和走位技巧,他把格瑞的技能栏上高消耗的技能都换成了低消耗的技能。因为格瑞的普通攻击多以速度较慢的重攻击为主,如果能够蓄力的话就能打出可观的伤害,但是蓄力时的格瑞是不受任何条件保护的,所以他需要低消耗的技能来打乱对手的节奏并拖住对方。除此之外就是走位,取得先机是必要条件,金不得不练习起了一些他以前从来按不对手速不过关的步伐操作,敲键盘的响声密集得使金的室友以为金在虐键盘。


格瑞发现自己不论挥动了多少次烈斩,跑跳了多少个来回,丝毫未感觉到疲累。而面前的金头上却冒出了汗,认真而专注的表情使他微微愣神。上一次金露出这种表情是什么时候?记得是金挡在自己面前与鬼狐对峙的时候吧。格瑞这才想起金对于他的任何事都没有疏忽过,虽然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自己,但受到如此的重视还是第一次。


不停地练习和打怪,烈斩终于支撑不住,出现了受损。


“唔……该去寒冰湖修武器了。”金看了看烈斩的破损程度,决定把格瑞传送到寒冰湖。


“对啊!”格瑞刚想把烈斩插进冰湖里,就被金的大嗓门震了一下,“烈斩是有冰属性伤害加成的!我之前怎么没注意呢!!”


虽然这不是什么秘密,对于金知道这些格瑞还是有点惊讶。


“如果我打多点冰属性的元素石头,不就可以走普攻冰伤流了嘛!”金兴奋地喊道,“格瑞你怎么这么厉害呀!”


不,我什么都没干,格瑞在内心吐了个小槽。


说时迟那时快,烈斩上就附上了一层寒气,金满足地看着格瑞,同时摸摸自己干瘪的钱包——在凹凸世界这个游戏里,冰元素石价格非常高,属性要打满得到不错的伤害的话需要很大的数量,金几乎透支了自己这个月的饭钱。不过无所谓,下周有一场竞赛直播,如果他能够争取到前三就有奖金,到时候名气涨起来自己直播得到的打赏也会更多。


况且,为喜欢的人花钱根本就不是事儿。


“格瑞,你试试现在的烈斩?”


格瑞点点头,向面前的一只练习用的小怪挥出一刀,冰蓝色的剑气席卷了它同时减慢了它的移动速度,减速,冰冻,增伤的削弱buff顿时出现在了小怪头上。初见成效使金召唤出更多数量的小怪,在格瑞攻击的时候他发现小怪时而会出现冰冻现象,持续两三秒,这对于需要蓄力输出的格瑞来说太方便了。


“太棒了格瑞!下周的比赛我不用愁啦!!”


金在屏幕前欢呼起来,随机被格瑞瞥了一眼嘲讽道:“别那么快放松,你现在的cao作还不行,你要做到让我不容易死才能有这种输出。”


说自己死感觉有点奇怪。


“也是呢,那我们继续练习吧格瑞!”


转眼竞赛直播的日子到了,作为格瑞玩家的金自然是万众瞩目的对象,毕竟在这种格瑞被大削的环境下还能坚持选择格瑞到现在实在是不容易。但金免不了会遭到其他对手的讽刺和蔑视,毕竟他们都没把控制最弱角色的玩家放在眼里,不论他的排名有多高。


“哟,还在玩格瑞啊,不愧是真爱大佬。”


“但是真爱可换不来名次哦。”


金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只是平静地看着来人,天蓝色的眼睛迸发出自信的光采,一字一句地说道:


“格瑞可是很强的,希望我还能在决赛见到你。”


那人被噎了一下,然后气冲冲地走了。


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半决赛的大混战开始了。由于烈斩的冰冻加成导致场内的许多角色陷入不利,他们没有想到上手最难又脆的格瑞也能被操作得如此灵活。他们跑不了的跑不了,冻住的冻住,减防的减防,最后格瑞成功收割了一大片人,和金成功晋级。


“这场比赛会成为历史性的比赛,我们的金选手开创了格瑞的一个全新的输出流派,普攻冰伤流!他成功拯救了现版本退环境的格瑞,只不过格瑞要走普攻流的话还是要靠机师熟练的cao作和预判,容错率太低了。”


中场休息时金遇到了前来打招呼的排行榜第一的机师,这位机师的cao作不仅熟练,装备也是一等一的好,更何况还是最强角色嘉德罗斯。金感觉有些紧张,虽然对方的态度很友好,但自上而下的压力还是使金出了一身冷汗。


可以说这场比赛金是一定要赢的,本来自己选择格瑞就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万一输了,格瑞一定会更加被其他玩家唾弃。看着格瑞那严阵以待的态度以及绷紧的身子,金不想让格瑞的名誉受到一点损伤,即使他只是个游戏角色。


决赛开始,根据排名金果然和第一机师成为了对手。当他把双手放上键盘时,手指不住地颤抖。


“金。”


“哇啊啊格瑞你别说话在这里会被发现的!”


格瑞突然出声使金手忙脚乱地遮挡住了屏幕,旁边的机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金连忙干笑两声糊弄过去。


“你忘了你戴着耳机么。”


“对哦。”


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然后把头凑近了格瑞。


“格瑞……我好紧张!”


“很快就结束了。”


“唔……也是。”金深呼吸了一会,然后小心地问,“格瑞你相信我吗?”


“专心操作。”


“是!”金放松地笑了笑。


格瑞向对面的嘉德罗斯摆好战斗姿态,嘉德罗斯突然发话:“没想到在这里也能跟你打啊,格瑞。”


“嘉德罗斯?”格瑞感到疑惑,还有人和自己一样变成游戏角色吗。


“哼,打完这一场就能摆脱束缚了,要不是不能随心动作,我早就手撕那个控制我的渣渣了。”


也就是说,打完比赛,自己就要和这个金告别了。握着烈斩的手紧了紧,格瑞想说点什么又放弃了,这时金那元气满满的声音传来:


“格瑞,让我们来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


决战信号一发出,双方就互相试探起来。一开始不论哪边都不敢贸然攻击,万一被对方抓住破绽就是一套连击,这对于脆皮的格瑞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双方所在的场景是有许多台阶甚至有远距离跳台的地方,金控制着格瑞一边跟对手在台阶之间上下周旋,一边思考如何利用跳台来抓捕对方。


此时嘉德罗斯突然使出了个范围扫荡的小技能,格瑞堪堪跳起躲过,结果不小心落在了跳台上,瞬间跳到了一个很远的平台还滑行了一小段距离。


“滑步……”金好像发现了什么,眉头微微皱起。格瑞看到远处的嘉德罗斯也跳上了跳台下的一个平台,他在想自己要不要等嘉德罗斯跳过来然后自己再用带冰冻的小技能抓住他。但他的身子已经动了,往跳台的方向跑去——


“格瑞,在落地的瞬间用技能!”


呼啸的风声伴随着金的声音传来,格瑞在快落到平台上时举起了烈斩,在落地时用力往前一挥,一道裹着寒气的剑气把嘉德罗斯推到墙角,自己也因为滑行而滑到了嘉德罗斯跟前。本来金不敢使用这个技能抓对手,因为这个技能的冰冻时间短而且会把目标推远,等自己再追上去的时候对方的冰冻已经解除,这个时候就很容易被抓。


“真是一个漂亮的滑步!金利用滑步的技巧成功地让对方全吃技能,减速,减防,冰冻的效果完美地上了三层,这一套下来对面可是要掉接近半血啦!”


然而格瑞在进行持续攻击的时候,嘉德罗斯的冰冻解除后直接一套毫不手软的连击砸向格瑞,使格瑞陷入僵直无法还击。


“哎呀可惜,在吃格瑞的技能之前嘉德罗斯就已经了开了霸体,只要持续时间还在的话不论什么影响都对霸体无效!”


结果一套下来格瑞少了半血,而嘉德罗斯还剩三分之二。金赶忙控制着他远离嘉德罗斯,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的金赶忙按下了一个技能键,同时对方也使出了一个技能——


嘉德罗斯的大招就这样和格瑞的技能陷入两秒的硬直。


“呼……”金后怕地舒了一口气,好歹让格瑞用技能抵消了,不然吃了这一下格瑞可能就残血了。


嘉德罗斯非常不好受,本身被控制的感觉就已经令人不爽了,这次格瑞跟他打的时候一点都放不开,总是小心翼翼的试探让人憋得难受。他的怒气一爆发进而开启了觉醒模式。


“嘉德罗斯开了觉醒!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就要席卷格瑞啦,格瑞要怎么应对呢!”


“糟了!觉醒卡屏!”金暗叫不好,他眼睁睁地看着刚好嘉德罗斯下方的格瑞被大罗神通棍扫到然后被一通连击,慌忙长按一个攻击键,待格瑞的能量条被硬生生砍去一半的时候强制倒地,躲过了嘉德罗斯最后的重攻击。


此时格瑞已经只剩四分之一的血量了。


如果再接受嘉德罗斯一个普通技能,格瑞就会死。


对手因为血量优势所以行动不再那么小心了,他控制着嘉德罗斯追上来凶狠地追捕着自己和格瑞。金控制格瑞利用台阶吃力地躲过一波又一波的攻击,用滑稽一点的说法,缠斗的两人动作看起来就像“二人转”。


刹那间格瑞和嘉德罗斯都落在了平地,金预判对方肯定会在这时候再次发出嘉德罗斯的大招,于是赶忙开启觉醒。


果不其然,格瑞再一次卡掉了嘉德罗斯的大招,而这次是觉醒卡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抓住他,格瑞!”


格瑞顺利地抓住了僵直中的嘉德罗斯,一套带冰伤的连击加速了嘉德罗斯掉血的速度。金认为对方正在抓紧机会强制倒地逃脱,他在格瑞的连段中插入一些低耗能附带冰冻效果的小技能,成功阻止住了对方一次次强制倒地的机会。


一轮连击下来,嘉德罗斯也只剩四分之一的血量了,此时就连被削弱的格瑞的大招都可以“带走”他。


“不错,格瑞,你比刚才认真多了。”嘉德罗斯用大罗神通棍指着格瑞,燃烧着的战意使格瑞握紧了手中的烈斩,表情变得更加严肃。屏幕外的金包括现场正看比赛的观众们都不由得紧张起来,随着时间流逝,胜负即将分出!


最后的先机,不容许一点疏忽!


金和对手cao纵着自己的角色在分别在两个跳台附近寻找会,他们都想利用跳台的滑步技能取得先手,但任何一方都不敢轻易上跳台。时间进入最后的倒计时10秒,如果两边未分出胜负就还要进行加时赛。


金的手心微微出汗,看着倒计时一下下变动,他仍然没有跳上跳台的意愿。


没关系,对自己来说进入加时赛并没有什么不好,但对方是排行榜第一,如果进入加时赛会对他的名誉造成不小的影响。


事实证明金猜对了。


对方按耐不住跳上了跳台,于是金控制格瑞跳下一层台阶,成功躲过对方的滑步技能后绕到对手的嘉德罗斯背后——


“抱歉啦,冠军是我们的了!”


巨大的刀刃从空中落下,镰刀形的烈斩毫不留情地劈向嘉德罗斯,此刻比赛也走向了终结。


“冠军诞生!恭喜我们的金选手!”


“格瑞!我们做到啦!!”金非常想拥抱格瑞和他分享胜利的喜悦,但游戏服务器突然断开,金也错过了和格瑞报喜的机会。


又恢复意识时格瑞发现自己躺在草坪上,金侧躺在自己身旁睡的正香。他正想起身时背后传来了一阵刺骨的疼痛,金看起来毫发无伤,想必自己应该是保护好金了。


格瑞又躺了回去并靠近金,观察着金的睡颜,看起来有些可爱又孩子气的面容很难使格瑞把眼前的金和刚才与自己并肩作战的金联系在一起。


他回想起金说自己不是累赘,那认真又努力的样子却和那个作为玩家的金一模一样。


也许某一天金真的能与自己并肩作战,这幅看起来十分瘦弱的小身板也能灵活地配合自己扫尽一切障碍。


格瑞轻轻拥住了金。


fin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