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

【三日月婶】稍微努力一下吧

ooc注意
其实就是个爷爷想引起面对欧刀内心毫无波动的婶的注意的故事
三日月令人苦手x
不介意的话就往下看吧


审神者上任两个月后,时之政府发来了挖掘大阪城地下的埋藏金活动通知。据说大阪城地下不仅有大量的小判,还藏着五个藤四郎兄弟。为了帮一期一振把弟弟们接齐,审神者早早编好了出阵大阪城不同层数的队伍,现在正在门口把队伍送出去。

三日月坐在走廊上品茶,木地板上不断地传来咚咚咚地跑步声,不用回头也知道出阵队伍的成员们正迅速赶往大门口集合。他双手捧着茶杯悠然地望着本丸的樱花树发愣,一副闲来无事的样子与身后的匆忙形成对比。

樱花花瓣悄然地在茶面上点出一圈涟漪,三日月记得自己也是伴随着樱花瓣出现在审神者面前。他是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振,稀有而来之不易,从古至今许多人都用一种喜爱而贪婪的眼神看他,极具人气的他总是处在特别的位置。那时审神者的眼里也出现了与以前的主人一样的惊喜,感慨“我居然锻到三日月了”这样的话,但之后就吩咐近侍鹤丸国永带他去参观本丸,自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不再多看一眼吗?三日月觉得有些奇怪,一直以来自己都被当做无价之宝来对待,看来这次的主公不一样,是个冷淡的人啊。接着他看见审神者在院子里和短刀们玩闹,一点都没注意到这里的动静,左手不禁握紧了自己的刀。

这之后审神者依旧让极化部队和新刀部队出阵,三日月被安排出阵的次数寥寥无几。偶尔审神者会来提醒他去内番,也只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交代完了就去找其他刀。三日月觉得自己好像很难留住审神者那匆忙的脚步,每当看着审神者离去的背影不免感到有些失落。偶尔听和审神者去过万屋的刀剑们说起,看到别的审神者带着她们的三日月宗近时,脸上总是一副喜悦而自豪的表情,然后引来别的审神者的羡慕或嫉妒,足以说明三日月宗近是一振多么美好的刀。既然这样,为何自己的主公总是如此薄情呢。对三日月来说,审神者也是稀有的不喜爱他的主公。

越是不被重视,就越是想要引起注意。作为不杀之刃的他以前还能被当做收藏品看待,现在既是不杀之刃又不是藏品,这不是变得无用了吗。

于是某次难得的出阵,三日月作为队长在阿津贺志山带回第二振三日月宗近。得知此事的审神者好像有些烦恼似的抓抓头发,嘟囔着“怎么又一把”这类无奈的话语。像他这样如此稀有的刀剑,多一振也无法使主公感到高兴。此时三日月探究地看着审神者,而审神者只是移开了视线。

有意思,三日月笑容更甚,他可不会认输。

部队出阵大阪城地下过了几日,审神者看着出阵报告有些为难。一期的弟弟们不好找,得在可能出没的层数里兜兜转转。出阵刀剑能力有限无法迅速清除溯行军,因此很难提高搜索效率。即使一期亲自去弟弟们也不会轻易现身,这怕是塑料兄弟情吧。审神者调皮地笑了,准备调整出阵队伍的组成,一边思考一边路过正在喝茶的三日月,结果脚踝被一只温热的手握住。

“主公,爷爷我也想出阵啊。”

深蓝夜空中的新月使她一愣,此等良辰美景使她不好拒绝。审神者与他对视良久之后长叹一口气,挠了挠头问道:

“这个任务非常枯燥,而且说不好中途不能休息,您真的要去吗?”

“没关系。”

对上三日月那不容置否的眼神,审神者想起他是一把极稀有的刀。虽然有着走失老人的属性,但极稀有刀之间可能存在什么奇妙的共鸣吧,没准三日月真的能找得到。

“好吧。那你就和岩融组成二人队,去寻回藤四郎兄弟们。”

果真和主公说的一样枯燥,三日月和岩融不知在同一层转了多少圈,溯行军清理了一轮又一轮。岩融挥动薙刀的双手都有些酸了,他们靠墙坐在一处暂且喘口气。三日月本想回本丸休息一下,但这是主公为数不多给自己下达的任务,如果不好好完成,自己的待遇必定不会有所变化。而且若是能在主公脸上看到欣喜的表情,也是幸事。

稍微努力一下吧,难得能为主公尽刀剑之责,不好好干怎能回应主公期待,身为爷爷也要久违地认真起来了。

于是三日月不顾劳累地继续寻找着藤四郎兄弟,当博多藤四郎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一旁的岩融注意到一向波澜不惊的他也露出了一丝惊喜。

然后三日月让岩融先带着博多回去,自己一个人前往更深的固定楼层。审神者知道后,把博多交给一期,自己和岩融立即回到大阪城地下寻找三日月。

与三日月站在一起的藤四郎三兄弟让审神者惊呆在原地,三日月只是毫不在意地笑着,但看起来比来之前狼狈了不少。等一期来接走弟弟们之后,三日月依然留在审神者旁边。

“主公现在能好好看着爷爷我了吧。”他的手抚上审神者的脸颊,手指在她的下巴流连,“这种冷淡的对应是流行吗,爷爷我不是很懂哪。”

审神者露出一副“败给你了”的表情,把三日月的手移开,不好意思地解释:“抱歉啊,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与您相处,如果造成困扰了是我的错。”

“为何会有如此顾虑?”

原来不是被冷落了,三日月放下了心,饶有兴致地等着审神者的理由。

“我对您不甚了解,您的美丽天下皆知,我不知该如何使用而不会给您造成困扰。”审神者笑了笑,“而且,怎么说呢,我不擅长应对年纪比我大出许多的人呢。”

“我不会冷落您或是讨厌您,”她握住三日月的手,“自从您来到本丸就如同其他刀剑男士一样是我的家人,您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嗯,果然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啊,总之以后一起加油吧。”审神者被看得有些害羞了,拍了拍三日月的头。

“既然如此,相处的时间有的是,”三日月心情大好地把审神者拢进怀里,“毕竟爷爷我心胸可是很宽阔呐。”

“嗯……请多多指教。”笨拙的小女孩靠在自己的怀里闷闷地出声,三日月满足地抱得更紧一些。然而之后就算三日月怎么劝说,女孩以不能冒犯为由就是不肯进一步触碰自己,看来博得主公喜爱的路程依旧遥远哪。

fin

作为新婶所以这次挖地超卖力,一开始是让一期哥带弟弟们去挖,结果就卡在博多上了😂为了刷快一点就让爷爷和岩融去10-30层,结果爷爷很快就把博多带回来了,之后的弟弟们都是爷爷带队找回来的,可能稀有刀之间真的有什么共鸣吧

评论(7)
热度(61)

啥玩意儿??咋回事儿???

© 玄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