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

啥玩意儿??咋回事儿???

【DEDW】玻璃球⑤

杀手DEx花式自杀少女DW
ooc有


死亡是人类最终的归宿。

她不被接受。

猩红的血液如彼岸花般在DW的太阳穴上绽放,就像用尽了一切培育这朵妖艳的花朵一般的她直直地倒向地面,被DE稳稳地接住。

衬衫被染红了一大片,但他没有心思去管这些。刚才到现在发生的一切如梦一般,令他有点接受不了。他没有想到前一秒还笑得十分开心的人现在就已经变成了尸体。脱下外套盖在DW的身上后,他麻木地抱起她,一步一拖地下楼回家。

浑浑噩噩地回到家,DE直接靠着门摊坐在地上,把DW死死地抱在怀里。

这是他见到人死后,第二次心如刀绞般的痛。
第一次是亲眼目睹自己的父母被仇人杀害,那时候还小的他,除了心口难受之外没有多余的情绪。这一次,多了什么东西。

这种东西堵塞在他的心口中,几乎要喷薄而出,他不禁紧抓住自己的胸脯,大口大口地喘气。

父母是自己重要的亲人。

那DW是什么?

难道不只是一个保护对象吗?

为什么会有难过得快要死掉的感觉?

“咳……呵呵……哈哈哈哈……”他自嘲地笑了。

“我又失去了,失去了重要的东西。”他的双眼发黑,充盈着无尽的绝望。

这时他感觉怀中人儿颤抖了一下。

他赶紧回过神去察看她的情况,她慢慢睁开了眼睛。

不可能……他在震惊之余又感到一阵恐惧,正常人的太阳穴被子弹穿过都是一击毙命,这对于人来说就是要害。

难道……

“唔……”DW的双眼睁开了一条缝,疼痛的生理泪水不断从她的眼眶里涌出。她呆了好一会,才发出一丝虚弱的声音:

“……到了……?”

她的余光瞥见了DE,脸庞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悲痛皱成一团,紧紧咬着嘴唇。

半晌,她发出了带着哭腔的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死掉……”

隐忍着的抽噎还是漏出了一丝,这时DE注意到,她的伤口正在愈合。

“我不是异类……”

死亡是人类最终的归宿。

这样的归宿都没有了的话,又将何去何从?

“我不是异类……”她又重复了一遍,并颤抖着举起一只手,强忍着疼痛挪到伤口处,伸入几根手指,用力挖下去!

“我能死的……我不是异类……”她已经泪流满面,双眼死透了,身体因为剧烈的痛楚不停地抽搐着,但她并没有停止她的行为。

DE被吓到了,这样残忍的自残行为他是第一次见到。他立刻抓住了她血淋淋的手,颤抖着,用尽力气地把她锁进怀里。

就这样度过了一个无眠之夜。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撒进屋子的时候,因为光的刺激使浅眠的DE醒来。他下意识看向了怀中少女——应该是哭累了之后睡着的。她的伤口也痊愈得不留痕迹,他在松口气的同时不禁打了个冷战。

不死,伤口以非正常的快速愈合,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正常人拥有的能力。

怪物……?

“我不是异类……”

少女昨晚的话语刺激着他的大脑,使他不忍心往那方面去想。挣扎着抱起DW然后走进她的房间,小心地把她放在床上。他也在床边坐了下来,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还触碰了一下之前受伤的地方。

“呵……还真是……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他无奈地喃喃自语。

他正要缩回手时,手就在半空被她抓住了。

“你有很多想问的,对吧?”她的声音平淡得没有一丝起伏。

“我会回答的……全部都告诉你。”

她的双眼,和初见时一模一样。

-TBC-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