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

啥玩意儿??咋回事儿???

占tag抱歉_(:з」∠)_,来把剩下的本出完邮费自理
都是因为发热(生肉) 35r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合志(生肉) 125r
火影室(生肉) 35r
宫本(生肉) 120r
诱惑的黑洞(生肉)50r
excess alcohol(中文) 35r
nilo合集(生肉) 210r
冻伤合集(生肉) 110r
喵喵合志(生肉) 60r
已经挂咸鱼了,有意的私信我微信支付宝咸鱼都ok

【鸣佐】军训那些事①-⑨

其实就是军训的段子总结啦,发生了挺多事的😂
差不多结束了所以按记忆整理整理发上来
连长鸣x辅导员佐


宇智波佐助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第一年辅导员生涯中的新生军训上与漩涡鸣人重逢。



看着鸣人为了清点本系的学生数焦头烂额的样子,从小数学就不好的弱点暴露无遗。佐助无奈地笑笑,决定上前帮帮这个脑子不好使的连长。
结果在和鸣人争论的时候自己都被搞懵了,干脆拿出手机在计算机上按。



自军训开始,连里的同学们都非常兴奋。
因为辅导员要时刻陪在学生身边,以防任何意外,所以同学们终于能时刻见到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帅哥辅导员宇智波佐助了。
其实佐助也不是不想多在学生面前露脸,只是又当辅导员又要读研真的很忙而已。
看着学生们军姿站的笔直,佐助的心里生出一股满足感。
“哎,老师,我找你有点事我说。”
下一秒就被漩涡连长拉走了。



“连长您好,请问有什么事?”
“我说小佐助这可是久别重逢啊,不准备说点什么吗,还有我们俩私下就别搞这些有的没的了,多生分啊。”
“军训期间,礼节礼貌是必须的。”
看着眼前的军人因为自己刚对学生下的命令堵得抓耳挠腮,佐助不禁笑了笑。
“变帅了嘛,吊车尾的。”



从小就是青梅竹马的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同穿一条裤裆的铁哥们,在初中的时候萌生了哥们之上的感情,高中爆发并成为恋人。
不巧的是,因为理想鸣人选择当兵,光荣参军,而佐助则是考上好大学,一头扎进知识的海洋。
每当佐助结束一天的学习,脑海里总会浮现出模糊的,穿着军装的鸣人。
那家伙成为了为国奉献的英雄了吧,我也要继续加油了。
现在这个心心念念的家伙正穿着笔挺的军装站在自己面前,英姿飒爽的样子使佐助的心有力地一跳,面容变得瘦削而坚毅,眼神经历了风雨变得更加坚定从容。
“别这么看着我啊我说,我会不好意思的。”
嗯,不要脸的本性还是没变。



正坐在阴凉处休息的身体不适的女学生对刚才的经历意犹未尽。
方才自己差点晕倒,刚好站在自己身边正记录成绩的辅导员马上过来接住自己。
没想到那个平常一脸冷漠的帅哥辅导员温柔的表情那么好看!不像漩涡连长,嗓门贼大还那么凶!不过连长的金发蓝眼看起来也很阳光健气就是了……
咦大家都坐下来了,应该是到休息时间了吧?哎哎连长搂上了辅导员,辅导员虽然一脸嫌弃的样子但是没有推开耶!方阵中传来的阵阵笑声挠得女学生心痒痒的,后悔自己不能坐近点听听大家都在聊什么。



今天辅导员们统一换上了军装,漩涡鸣人刚嘲笑完佐助略长的头发就被敲了一文件夹。
看着佐助时不时抬头认真地记录着学生们的表现,鸣人在考虑把人拐过来军营当指导员的可能性有多大。
在军营里鸣人无时不刻都想着佐助,想象佐助埋头认真工作的样子,想象佐助那做报告时的挺拔的身姿和从容的语气,想象佐助参加各种学术竞赛时那自信的神情,心脏一紧,有种下一秒就想奔向佐助那儿的冲动。但现实总是残酷的,鸣人只好以对佐助的思念为动力客服一切训练的困难,努力取得各种成就和提升职位,以求某一天自己能够自由地去找佐助。
现在好了,那个令人揪心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拥抱和亲吻的冲动一波又一波地在漩涡鸣人心里翻滚,他们可是阔别了十年的恋人啊。



晚上的集合很多人迟到,然后被连长罚蹲了20分钟。
宇智波佐助忙着把增加许多的病号送去医务室,终于能闲下来之后看着如释重负坐在地上揉着腿的学生们不满地对站在身旁的漩涡鸣人说道:
“你这是在增加我的工作量。”
“这点苦根本不算什么,当年我可是被罚过几个小时啊我说。”
“真有你的风格。”佐助不禁笑了,“你从小就爱捣蛋以及打破各种规则,犯了什么错被罚几个小时啊?”
“一点小事而已,早就是家常便饭了。”鸣人一副不在乎的语气回答道。
“给予他们磨练是好的,但你也不能这么欺负我的学生们。”
“我怎么不知道佐助你对他们这么好啊?”
佐助正想反驳就发现来自学生们那好奇又八卦的眼神,他尴尬地咳了一声,提高音量提醒学生们要是有哪里不舒服的一定要及时说。
鸣人看着佐助那柔和的表情,想着他的佐助也从那高傲又疏离的形象转变成温柔而近人的形象,觉得时间真是不可思议的东西。



八卦的学生们在得知连长的恋爱史之后,纷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表示连长辅导员真是太不容易了。
同时他们也意识到一个事实,那就是军训结束后连长就要跟着队伍离开了,以后要想再和辅导员见面怕是难上加难。
于是他们自觉地团结起来,在休息时间趁着辅导员不在的时候给连长出主意,比如学校的哪些地方是情侣圣地啊,哪些甜品店的甜品好吃啊虽然会被连长说“佐助他不爱吃甜的我说”,或者哪些地方最适合赏月啊之类的,这时连长会一边笑一边说小兔崽子们就爱操心这点有的没的还不如好好训练,然后学生们就注意到了连长那愈发深沉又好像回忆起美好的笑意。
他说,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这段和他在一起的日子。
tbc

冬训生日跨年撞在一起真是没谁了23333
1p教官鸣x辅导员佐
2p是真事改编😂有个舍友裤子太大又来不及买腰带,另一个舍友借她,结果她腰太细腰带还得打洞23333
大家跨年元旦快乐啊!草草的摸了下

画的时候一直在循环小圆的bgm,所以在画鸣人的时候……嗯……一直在往创世神的方向脑补所以画成这种表情233333
对比一下发现鸣人真的好亮啊
衣领上有没勾玉我不记得了😂

圣诞快乐,小佐助来送礼物啦♡
礼物是自己噢_(:з」∠)_

大家冬至快乐啊,我也想有个像太子那样暖的男友x
吃到了班委送的汤圆【躺平

【鸣佐】向异世界人寻求羁绊是否搞错了什么(下)

妈呀越写越尴尬😂
其实就是想写佐助救鸣人的故事……怎么这么尬呢

“呐呐鸣人!”下午排练结束后小樱神秘兮兮地凑到鸣人身边,咬耳朵的同时还不时地往佐助的方向瞟两眼,“帮我要到你那位帅哥的手机号呗?”

鸣人往佐助的方向看去,佐助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异邦人的感觉,适应环境非常迅速。哈哈佐助怕是连手机都不知道是什么哪来的电话号码,鸣人干笑两声然后说:“我……我尽量我说。”

要是在这里断然拒绝,怕是要受到小樱的铁拳制裁。

天色逐渐黯淡下来,鸣人打算带佐助去超市买点菜,顺便瞧瞧他对陌生的超市有什么反应。果不其然佐助一踏进门就开始四处张望,虽然脸上还是一副平静的表情,察觉到鸣人在看自己的时候便匆忙地收回好奇的视线,鸣人不禁偷笑佐助这种傲娇的反应。在佐助“我想要那个”的指引下,鸣人不停地往购物车里添东西。

“我说佐助,好奇也适可而止一点啊,我的钱包会承受不住的我说。”

“就这些吧。”

在推着车走向收银台的时候,鸣人不禁感叹道:“我已经好久没和别人一起逛超市了我说。像现在这样悠闲的别人一起逛超市,想买点什么就买什么,在喜欢的呃东西之间纠结也是一种乐趣啊我说。”

“感觉这种平淡的生活也很好嘛。”

“这样你就满足了吗?”

“唉?”佐助的突然发问让鸣人一下转不过弯来,“为什么这么问啊我说?”

“这样你就能满足了吗?”

佐助突然靠近鸣人,紧盯着鸣人的双眼。鸣人一时不知如何回应,那双漆黑如深渊的双眸似乎把他吸引到一个未知的领域。他看到一闪而过的白袍和一个瘦削的少年,那个少年转过头来对他说了些什么,但他听不见,他只能看见少年那遗憾又悲伤的眼神。

我好像是发誓要成为什么来着……

我发誓一定要把他带回来……

他……

此时周围的环境突然变成了暗红一片,只有天上那个光环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鸣人!”

鸣人回过神,佐助依然站在他面前,周围的景象依然是超市内的模样。

“嗯……有的。”他自言自语地说道,“我的确有什么是必须做的事。”

“回家吧,你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好。”佐助的眼中闪过一丝雀跃。

自从刚才看见那些奇怪的画面之后,鸣人就觉得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而且每次一看见佐助在前面单独走着的背影,他的心就一阵绞痛并浮上一阵难过的情绪。

孤独、同病相怜又渺小的他们,渴望温暖才会在残酷的现实中挣扎,到头来才发现互相依靠是多么的重要。

“没事吧,鸣人,就快到家了……喂!”

佐助猝不及防的被拉进鸣人的怀抱,感受着对方的阵阵颤抖,他既无奈又有些不知所措,只好一下一下地抚摸着鸣人的背。

“佐助……”仔细听鸣人的声音还夹着哭腔,“我觉得……我忘了很多重要的事我说……”

原来鸣人脆弱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啊,佐助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下,同时又为鸣人恢复了一些记忆而高兴。

“没事的。”他轻声安慰道,“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

回家之后鸣人因为觉得头昏脑涨连晚饭都不理,直接奔床倒头就睡。佐助坐到床边凝视着鸣人安睡的面容,心想自己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鸣人的睡颜。窗外的月光洒在两人的身上,一瞬间佐助看起来有些梦幻,好像下一秒就要消失似的。

佐助用手撑在鸣人的身旁,慢慢俯下身子,眼里的花纹不断地变化流转。接着鸣人依然还是安详地沉睡着的模样,只是周围一片血红,身上被数根锁链缠绕着。明明是看起来令人皱眉的恶劣景象,可是鸣人却睡得那么安稳。佐助试着伸手碰其中一根锁链,发现并没有什么事之后迅速拔刀斩断了它。又摸向另一根,试探了无事发生之后也把它斩断了。但在他以为可以顺利进行的时候,来自其他的锁链的力量把他的手弹开,使他无法进一步解开鸣人身上的束缚。但鸣人看起来比他第一天来的时候好一些了,身上的锁链比第一天时少了许多。佐助小心翼翼地抚上鸣人的脸庞,尽量不碰到锁链地用自己的额头贴上他的额头。

“鸣人,这次,轮到我来救你了。”

之后的日子里鸣人一想到之前自己那没出息的样子在佐助面前暴露干净了的场面,便不敢和佐助对视。但也是经过那次之后,鸣人一看到佐助就想扑上去狠狠地拥抱蹂躏一番,感觉自己要是不这么做的话佐助又会跑到某个他看不见摸不着的地方去。

这么说来,日蚀的那天他就要走了。想到这个事实鸣人失落了好一阵,他还跑去问佐助我能不能跟你一起走啊,得到的回复只有一句不能。

啊,这个情景太熟悉了,曾几何时他也被这么无情地拒绝过。

时间就在鸣人的纠结和忐忑中一天天地过去了,终于到了日蚀那天。一大早鸣人特意跑去买了两副墨镜,拉着佐助跑到天台吹冷风。然而日蚀并没有那么早出现,于是两人只好望着天空发呆。

“佐助,等下是不是会从天而降一道光束,然后你跑到那里就自然消失啊?”鸣人一只手搭上佐助的肩膀,半个身子塌在他身上。

“你想象力真丰富。”佐助吐槽了一句。

“那就是突然有个人从次元洞里走出来,然后说‘佐助我来接你了’之类的?”

“呵呵。”

“啊……”鸣人依依不舍的抱住佐助乱蹭,“佐助你不要走好不好。我们还可以一起去打机一起去看电影做好多你这个异邦人肯定没见过的事情,哎你肯定没吃过有家店的番茄焖饭吧?我可以带你去吃……”

“鸣人。”佐助打断了他并用手指贴在鸣人的嘴前。此时鸣人的眼神变得越发委屈,一双湿漉漉的蓝眼睛占据了他的视野。过于热烈的视线使佐助一下无法适应,害羞地移开目光,随后自己的手被移开,唇上传来温柔的触感。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佐助愣在原地,红晕迅速地爬上脸庞。此时鸣人往他脸上架了副墨镜,自己也戴上墨镜之后指着天空的光源高兴地喊道:

“佐助!看!日蚀出现了!”

太阳被黑色的圆形遮盖得只剩下光环,由于阳光被掩去了大半所以天色变得很暗。在鸣人兴奋地对日蚀的景象大呼小叫的时候,佐助取下了墨镜别在腰间,一步步地往前走。

“佐助?”

人声的喧闹瞬间消失,被阵阵雷声所取代。在鸣人的震惊下佐助对着天空伸出手,手心的雷光倔强地闪耀着,佐助的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

他说——

“鸣人,该醒来了。”

一道破空之雷落下,整个世界被大大小小的数道落雷击碎,刹那间鸣人向佐助伸出手,佐助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裂成碎片。

现在周围只是那片熟悉的血红,而天上的光环彻底地变成了圆月。皎洁又明亮的月光散发出大面积的光芒,将半躺着的鸣人完全纳入其中。在月光的照射下,鸣人身上的锁链一根接一根地消失成光点,直到剩下最后一根时,突然出现一个人影挡在佐助面前,最后一根锁链因为此人的阻挡并未断裂。

鸣人差一点就能醒来了。

“别妨碍我!”人影开口喊道。

佐助抽出长刀,指着那人的喉咙冷冷地说道:“遗言的话就免了。”

“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放下负担的生活而已!”人影歇斯底里地喊道,“凭什么鸣人先生要背负那么多!就为了当什么火影,饭不好好吃,觉也没法好好睡,其他人不论什么事都拜托他去干,鸣人先生又不是永动机!”

“鸣人先生一旦做错什么那些人就在背地里说坏话……”人影有些哽咽,“还有你!鸣人先生总是看着你的护额就一副难过的样子!”

“鸣人先生那么痛苦那么累,我只是想让他放下一切远离这些喧嚣好好生活啊!”

最后一根锁链在微微抖动着,上面已经出现了许多细小的裂缝。

佐助笑了笑,手却没有放下。

“这是应该的。”

“哎?”

“实现梦想要付出一定的代价,那个吊车尾的比谁都清楚。”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有些自豪地说道,“他的忍道就是‘有话直说,说到做到’,既然决定要当火影,他早就做好觉悟了,区区小痛怎么可能动摇得了他。”

鸣人比谁都要努力,这是佐助再清楚不过的事了。

“你关心鸣人的心情是可取的,但是别阻碍他实现梦想。”

“还有,我有资格让他难过。”

语毕,佐助一刀劈下,最后一根锁链应声断裂。

“鸣人!你醒了!”看到鸣人渐渐睁眼小樱赶忙凑上前去,“你沉睡了好几天,多亏了佐助君你才能醒过来啊!”

佐助靠在窗边看着小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住还有些迷糊的鸣人,打算跳窗离开的时候被挣脱开小樱的鸣人扑上来一把按进怀里。

“佐助……佐助……”鸣人抱着失而复得的心情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对方,无视了身后小樱的刚醒就这么大动作小心晕过去的警告,慌张地抚摸着佐助的身体各处,焦急地确认他的存在。

“我在这里,吊车尾的。”佐助也不由得欣喜地回抱鸣人,“我在这。”

“所以,事情是之前有个具有梦魇忍术的别村的女忍混作了木叶的忍者,有次安排她去给鸣人送文件的时候,就给鸣人施了术。”鹿丸看着手上的资料对鸣人佐助两人说道,“资料上显示她是别村的暗部成员,曾从事暗杀工作,可能这次她觉得让人陷入一辈子的沉睡也是一种死亡方式吧。”

“这样啊。”佐助回应,然后看向鸣人,“居然会被施术,太久没练身体退化了吧,吊车尾。”

鹿丸看着拼命辩解的鸣人和不理会他的辩解的佐助,心想鸣人陷入沉睡的时候佐助一回来就陪在鸣人身边直到他醒来都没有离开过。

果然这两人不论什么事都很麻烦啊。鹿丸心累地想。

fin

【鸣佐】向异世界人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中)

忘记说了,本文的鸣佐是来光鸣佐的形象,佐助稍微乖一点温柔一点【来光大法好!】
有很多bug,只是个脑洞大家别在意细节


水面倒映着一轮日环,细得似乎风一吹就会将其粉碎。

就像看到了一丝希望似的伸出手,却听到锁链摩擦的声音。

再睡一会儿吧。

“……鸣……人……”

“……鸣人”

“鸣人!!”

漩涡鸣人猛地睁开眼,佐助那放大的脸占据了自己的视野。“呜哇!!”一声惊呼后鸣人摔下床,和床上的人大眼瞪小眼。佐助的头发乱糟糟的,遮住半边脸的刘海也遮得不是那么严实了,鸣人这才看到另一只相异的眼睛,如刻上奇异花纹的紫水晶一般。

好像在哪里见过……

“鸣人,快去做早餐!”佐助的一声令下使得鸣人屁颠屁颠地爬起来跑向厨房,刚跑到门边他才想起来自己跟这个异邦人才相处不到一天,便理直气壮地反驳道:

“凭什么我要给你做早餐啊,我又不是你的仆人我说!而且我们才认识了不到一天好吧!”

这话刚说完鸣人就看到佐助又愣住了,心想这人真奇怪不会因为自己不做早餐就受打击了吧,也没多放在心上就出去了。事后他想到佐助缺了一只手,做什么都有诸多不便,还是万分不情愿地做了佐助那份。

洗漱完出来的佐助发现餐桌上摆着一盘番茄三明治,而鸣人正坐在对面啃着面包看剧本。因食物正对口味的佐助微微惊讶了一下但没说什么,坐到位置上开始吃早餐。

“你今天有什么打算我说。”鸣人一边吃一边问道,“要出门的话可得注意点,毕竟我们这和你那不是一个世界。”

“嗯。”佐助回应。

看到佐助什么都没说而且想到他昨天那处处依赖自己的行为,鸣人觉得不论把佐助留在家里还是任他出去闲逛都不安全,正好自己今天要回学校排练,于是就向佐助发出了邀请: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学校看我排练吧。”

“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放着你不管啊我说。”鸣人说得理所当然,“而且你一个异邦人站在人群中间绝对会引起波澜啊我说。”

“我才不要。”佐助断然拒绝,“你看起来那么傻,演剧有什么好看的。”

跟那个吊车尾一样傻。

“嘴真毒啊小佐助,今天说什么我都要让你来看啊我说!”鸣人不服气地回怼,然后跑进房间翻衣柜。“你等我一下我给你找套正常的衣服啊。”

之后鸣人让佐助坐单车后座,虽然佐助很不情愿但还是被鸣人强行按在座位上,并且拉过他的手绕在自己的腰上。“你只有一只手所以要抓稳点啦!”说着鸣人一蹬脚就冲向了去学校的大路上。看着卖力地踩着单车的鸣人,佐助望着那头不为风动的金发发呆。

之前那上面还套着一圈护额,身上的外套还是黑色的,只要一靠近就能感受到这个人周身散发着冬日阳光一般的温暖。他也会说他无法放着自己不管……佐助慢慢地靠向鸣人那结实又宽大的后背,眼前的人流渐渐地形成了一条模糊的带子。他闭上眼,放心地把自己交给鸣人。

那一天,快点到来吧。

“喂佐助醒醒啊我说!”鸣人停好车刚要下来的时候就发现佐助靠着自己睡着了,他小心地转过身子,两只手抓住佐助的肩膀轻轻摇晃。

“唔……”佐助揉了揉眼睛,清醒过来之后迅速抽回手并下车,走到一旁。没想到佐助除了毒舌和冷漠以外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的鸣人遗憾地嘟嘟嘴,拉着佐助走向排练地点。

进入礼堂之后就看见小樱和鹿丸在向他们招手,鸣人带着佐助三步并作两步地小跑过去。

“你迟到了鸣人!哇这是谁啊好帅啊!”小樱一秒转向鸣人身旁的佐助。

“很好,人到齐了,开始排练吧。”鹿丸招呼着全员做好准备。

“等一下我说。”鸣人疑惑地说道,“演男二的S桑还没来啊我说。”

“什么S桑?”鹿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男二的位置一直空着啊,都快校园祭了都还没找到人,你不是应该知道我这几天在烦这件事吗?”

“是……吗……?”鸣人孤疑地盯着鹿丸,反而换来全员看智障的眼神。

“好吧好吧我记错了我说。”鸣人无奈地走向指定位置。
这个时候佐助也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但那眼神里多了一丝了然。

排练进行得很顺利,来到了男主在桥下对男二推心置腹地告白的桥段。上场之前鸣人看了一眼台下的佐助,佐助好像正认真地观看排练。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毫不犹豫地走上舞台。

“从那天开始,你就成了我的……目标!”

“一无所有的我拥有了羁绊,和你还有xxx一起在第七班完成各种任务,真的很开心。”

“我不要做败家之犬,也不想杀了你之后成为英雄!”

“我要——”

台词说到这里时鸣人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丝奇妙的感觉,能使自己的心脏一瞬间揪紧的感觉。仿佛对面站着一个令他日夜思念又为之操心的人。虽然知道自己只是在扮演着男主的角色,但他觉得这番话的对象不仅仅是一个男二的角色,而是真实存在的人。

对面好像真的站着一个人,正用仇恨又凶狠的目光瞪着自己,身上到处都是血污一片狼藉。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失去了一切的他愤怒地控诉着不公。无法夺回一切的话,至少让那群恶魔受到应有的报应。鸣人觉得自己知道这个人下一句会说什么,冥冥之中有股力量促使他说出那句话——

“要死一起死,——”

“cut!”鹿丸的声音响起,鸣人这才回过神来。只见小樱兴奋地跑来握住自己的手说道:“鸣人你刚才超级入戏的!简直是从第一次排练以来演的最好的一次啊!”

“哎是吗?哈哈哈……”鸣人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看向佐助想知道他对自己的表演有什么反应。但佐助依然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鸣人失望地叹了口气,然后趁着中场休息拉着他跑到校外的拉面店去了。

“还没到中午吧。”佐助看着大快朵颐的鸣人无奈地道。

“我饿了嘛。”鸣人不停往嘴里塞着面,跟饿了好几天似的,“佐助你要不要吃点?”

佐助只是望着天空发呆。

“说起来——”鸣人喝了一口汤,“你什么时候要回去啊。”

阳光有点刺眼,但佐助没有移开视线。

“日蚀。”

“日蚀??”鸣人惊讶地问道,“唔……最近听说一个月后有一次日蚀来着……是不是还要举行什么仪式啊或者是需要什么道具啊……之类的?”

“不用。”佐助干脆地说道,“反正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什么啊小佐助,你是在小看鸣人大爷我吗?!”鸣人一下不服气,还撸起袖子对着空气挥了两下拳头,“我告诉你,我高中的时候可是街霸,没人能做我的对手我说!”

“噗。”佐助半握起拳放在嘴前笑出声,清冷的脸上浮现难得的笑容,鸣人的内心瞬间被击中了。也许是被这笑容感染了,他感觉十分的开心。气氛顿时变得快活起来。

“这样啊……佐助你要在日蚀的时候回去啊……”鸣人的语气听起来很遗憾,“还想和你一起看的说,毕竟我这么多年来都没见过啊我说。”

“呐佐助,一会就好,能不能陪我一起看一会日蚀再回去啊?”

面前的青年就像一只讨抚摸的失落的金毛犬,佐助伸出手在半空中犹豫一秒后,一把抓上了鸣人的头发。

“啊疼疼疼!!别揪啊我说!”

“真没出息。”

“唔……果然佐助还是这么讨厌……”

tbc

【鸣佐】向异世界人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上)

大学生鸣x从火影世界穿越过来的佐

文不对题【滑稽】


漩涡鸣人此时恨不得给一分钟前的自己抽一耳光。


面前这个身着一看就不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的黑披风的青年,正拉住他的衣角,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盯得他浑身发毛,旁边围着一大群人并且正小声议论着他和青年。


“哇是cosplay吗?”


“这个人好帅啊!”


“他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啊,你看那个cosplay男一直扯住另一个男的的衣服哎。”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漩涡鸣人心累地叹了口气。一分钟前他正走在回家的路上,盘算着用新到的工资犒劳自己点好的,然后就看见不远处围着很多人。出于好奇,他也上去凑热闹。这一凑直接把围观焦点给凑过来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衣角就被那个奇怪的cosplay青年扯住,围观人群一下往后散开约两米。


“鸣人。”


等等大哥我没见过你啊我不认识你啊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这些人不要用一副看渣男的表情看我啊啊!!


漩涡鸣人内心崩溃,决定在传出什么奇怪的流言之前拉走青年远离人群。


终于跑到一条没人的小巷之后,鸣人才反应过来好好看看青年长什么样。遮住半边脸的刘海,裹着黑黑的长披风,一直盯着自己的平淡无波的黑眼睛。槽点很多不知从哪吐起的鸣人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看着青年也没有要走的样子,便问:


“你住哪啊,我送你回去吧。”


“我没有住的地方。”


这话什么意思?!漩涡鸣人觉得自己摊上事了,想扭头就走,结果衣角又被扯住了。看着那只素白的手鸣人重重地叹了口气,心想帮人帮到底吧,只好把青年的手拉开后带他一起回家。


今晚的月亮又圆又亮,走在回家的小道上的鸣人忽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青年的名字,毕竟以后要是一直叫“喂”好像不太好。


“那个……你叫什么?”


青年轻微地震了一下,看向自己。鸣人想他刚才可能是在发呆。


“你不记得了吗?”


“什么?”


“宇智波佐助。”佐助顿了一下,“我的名字。”


“哦……哦。”鸣人一头雾水地应了两声,然后气氛又安静下来。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家门口,鸣人刚打开门就钻了进去,关门并留下一句“佐助你在外面等下很快就好”。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之后门重新被打开,鸣人抹了把汗才让佐助进来。


看着佐助好奇地打量着自己家的场景,鸣人不由得又想到刚才佐助说自己不记得什么事情。自己从小就是个熊孩子属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那种,初中每天被妈妈举着锅铲从被窝赶去学校,高中学的累死累活好歹是考上了外省一所不错的大学,还有那些和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们,鸣人不觉得自己的记忆有出现什么漏洞。


对了,这段时间在学校的话剧社排练的时候,演男二的那个男生长得和佐助好像有点像来着……


时间不早了,鸣人还要背台词,于是让佐助先去洗澡。


“嗯……这里是这样开……这样调水温……”鸣人给佐助演示着热水器的操作,之后佐助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懂了,鸣人就放心地回房间去了。


“有什么事就叫我,我就在隔壁我说。”


回到房间之后的鸣人打开剧本研究着男主的台词。这个剧本是男主从小和男二结下孽缘,一边成长一边努力把出走的男二找回来的故事。鸣人和其他扮演者要在一个月后的学园祭上表演这个话剧,然而现在他依然被指导老师卡卡西说自己不够深情。


“不如说这男主的台词看着简直肉麻啊我说。”鸣人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什么你痛我也痛啊,你的未来我无法相让啊……”虽然他知道剧本里的男主男二从小就有很深的羁绊,但是这种台词让人看了分分钟脸红啊。


“你在看什么。”


鸣人冷不丁地吓一跳,佐助换好了自己的睡衣正站在自己面前,头发还有些湿。鸣人这才发现佐助左边的袖子空荡荡的,震惊地问道:


“你的手怎么回事?”


佐助犹豫了一会,才说:“和某个人打架不小心弄断了。”


“你当你的手是纸做的吗说断就断。”鸣人哭笑不得,也不继续问了。然后他拉着佐助到床边坐下,郑重其事地开口:


“可……可能是我中二了啊,你……你是不是从哪个异世界来的啊?”


“噗。”


“别笑啊我说!”鸣人的脸爆红,不知所措地看着笑得微微发抖的佐助。


笑得还挺好看。


“算是吧。”佐助恢复了平静,“我……我在穿越时空间的时候不小心到这里来了。”


“那你要回去吗。”


佐助又看向自己,那双眼里蕴含着许多令鸣人疑惑的情绪。他想说别这样看着我啊,你穿越过来又不是我害的。再说了自己一个普通人遇上来自异世界的人本来就很离奇了。


“要。”


“大概什么时候啊……”鸣人看着佐助一个异世界人孤苦伶仃的还断了只手,想着自己要不帮帮他好了。“就是……我能不能帮上你的忙?”


“能,而且你必须帮我。”


这还真是一点余地都没有了啊,鸣人认命地叹了口气。


“呃……要不你给我讲讲你那边的世界的事吧?就当……睡前故事!”生硬地开启下一个话题的鸣人在说完之后还干笑了两声。“说起来我看佐助你的打扮不一般啊,裹得那么严实还穿着披风,难道是那种打架很厉害的角色?”


“我是个忍者。”佐助回答道。


“哇忍者!”鸣人兴奋地跳起来,“就是那种能飞檐走壁甩手里剑的人吗?超帅的!可惜我只在电视或者一些动画里看过,要是能亲眼见见就好了我说。”


佐助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呃……你、你继续。”鸣人觉得尴尬得很,便乖乖坐好。


“我门是因为有‘查克拉’才能做到飞檐走壁的。”说到这里佐助轻笑出声,“以前有个吊车尾一直都学不会。”


“哈哈那个吊车尾是谁啊我说。”鸣人来了兴趣。


佐助又看着他。


“呃……嗯。”鸣人心中疑惑更甚,你说你那的吊车尾干嘛看着我啊,说起来我以前好像也被人说过吊车尾来着……


气氛越来越尴尬,鸣人索性把佐助推倒在床上并帮他盖好被子准备让他睡觉。转身就要走的时候衣角被第三次拉住。


“你去哪。”


“我……我去外面睡啊我说。”被那双如同冰冷的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盯着的鸣人不禁抖了两下。


两人陷入沉默,鸣人试着动了动身子,然而佐助依旧不放手。


“那个……佐助?”


佐助小心翼翼地移开了视线,在鸣人思考要不要强硬地拉开他的手的时候发现他的脸有些红了。


“能不能……一起睡?”


等等这人多大了啊还不敢自己一个人睡啊哈哈哈哈没想到外表看起来那么高冷其实这么可爱,鸣人在内心笑得很大声但身体乖乖地钻进了被窝。


“真没办法,就陪小佐助睡一晚上吧~”


tbc

你们猜有没有后续【被打】


1p加了模糊,2p没加
是了是了祝你们早生贵子【不是
一边带一个婚戒看着很浪漫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