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

啥玩意儿??咋回事儿???

【鸣佐】向异世界人寻求羁绊是否搞错了什么(下)

妈呀越写越尴尬😂
其实就是想写佐助救鸣人的故事……怎么这么尬呢

“呐呐鸣人!”下午排练结束后小樱神秘兮兮地凑到鸣人身边,咬耳朵的同时还不时地往佐助的方向瞟两眼,“帮我要到你那位帅哥的手机号呗?”

鸣人往佐助的方向看去,佐助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异邦人的感觉,适应环境非常迅速。哈哈佐助怕是连手机都不知道是什么哪来的电话号码,鸣人干笑两声然后说:“我……我尽量我说。”

要是在这里断然拒绝,怕是要受到小樱的铁拳制裁。

天色逐渐黯淡下来,鸣人打算带佐助去超市买点菜,顺便瞧瞧他对陌生的超市有什么反应。果不其然佐助一踏进门就开始四处张望,虽然脸上还是一副平静的表情,察觉到鸣人在看自己的时候便匆忙地收回好奇的视线,鸣人不禁偷笑佐助这种傲娇的反应。在佐助“我想要那个”的指引下,鸣人不停地往购物车里添东西。

“我说佐助,好奇也适可而止一点啊,我的钱包会承受不住的我说。”

“就这些吧。”

在推着车走向收银台的时候,鸣人不禁感叹道:“我已经好久没和别人一起逛超市了我说。像现在这样悠闲的别人一起逛超市,想买点什么就买什么,在喜欢的呃东西之间纠结也是一种乐趣啊我说。”

“感觉这种平淡的生活也很好嘛。”

“这样你就满足了吗?”

“唉?”佐助的突然发问让鸣人一下转不过弯来,“为什么这么问啊我说?”

“这样你就能满足了吗?”

佐助突然靠近鸣人,紧盯着鸣人的双眼。鸣人一时不知如何回应,那双漆黑如深渊的双眸似乎把他吸引到一个未知的领域。他看到一闪而过的白袍和一个瘦削的少年,那个少年转过头来对他说了些什么,但他听不见,他只能看见少年那遗憾又悲伤的眼神。

我好像是发誓要成为什么来着……

我发誓一定要把他带回来……

他……

此时周围的环境突然变成了暗红一片,只有天上那个光环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鸣人!”

鸣人回过神,佐助依然站在他面前,周围的景象依然是超市内的模样。

“嗯……有的。”他自言自语地说道,“我的确有什么是必须做的事。”

“回家吧,你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好。”佐助的眼中闪过一丝雀跃。

自从刚才看见那些奇怪的画面之后,鸣人就觉得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而且每次一看见佐助在前面单独走着的背影,他的心就一阵绞痛并浮上一阵难过的情绪。

孤独、同病相怜又渺小的他们,渴望温暖才会在残酷的现实中挣扎,到头来才发现互相依靠是多么的重要。

“没事吧,鸣人,就快到家了……喂!”

佐助猝不及防的被拉进鸣人的怀抱,感受着对方的阵阵颤抖,他既无奈又有些不知所措,只好一下一下地抚摸着鸣人的背。

“佐助……”仔细听鸣人的声音还夹着哭腔,“我觉得……我忘了很多重要的事我说……”

原来鸣人脆弱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啊,佐助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下,同时又为鸣人恢复了一些记忆而高兴。

“没事的。”他轻声安慰道,“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

回家之后鸣人因为觉得头昏脑涨连晚饭都不理,直接奔床倒头就睡。佐助坐到床边凝视着鸣人安睡的面容,心想自己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鸣人的睡颜。窗外的月光洒在两人的身上,一瞬间佐助看起来有些梦幻,好像下一秒就要消失似的。

佐助用手撑在鸣人的身旁,慢慢俯下身子,眼里的花纹不断地变化流转。接着鸣人依然还是安详地沉睡着的模样,只是周围一片血红,身上被数根锁链缠绕着。明明是看起来令人皱眉的恶劣景象,可是鸣人却睡得那么安稳。佐助试着伸手碰其中一根锁链,发现并没有什么事之后迅速拔刀斩断了它。又摸向另一根,试探了无事发生之后也把它斩断了。但在他以为可以顺利进行的时候,来自其他的锁链的力量把他的手弹开,使他无法进一步解开鸣人身上的束缚。但鸣人看起来比他第一天来的时候好一些了,身上的锁链比第一天时少了许多。佐助小心翼翼地抚上鸣人的脸庞,尽量不碰到锁链地用自己的额头贴上他的额头。

“鸣人,这次,轮到我来救你了。”

之后的日子里鸣人一想到之前自己那没出息的样子在佐助面前暴露干净了的场面,便不敢和佐助对视。但也是经过那次之后,鸣人一看到佐助就想扑上去狠狠地拥抱蹂躏一番,感觉自己要是不这么做的话佐助又会跑到某个他看不见摸不着的地方去。

这么说来,日蚀的那天他就要走了。想到这个事实鸣人失落了好一阵,他还跑去问佐助我能不能跟你一起走啊,得到的回复只有一句不能。

啊,这个情景太熟悉了,曾几何时他也被这么无情地拒绝过。

时间就在鸣人的纠结和忐忑中一天天地过去了,终于到了日蚀那天。一大早鸣人特意跑去买了两副墨镜,拉着佐助跑到天台吹冷风。然而日蚀并没有那么早出现,于是两人只好望着天空发呆。

“佐助,等下是不是会从天而降一道光束,然后你跑到那里就自然消失啊?”鸣人一只手搭上佐助的肩膀,半个身子塌在他身上。

“你想象力真丰富。”佐助吐槽了一句。

“那就是突然有个人从次元洞里走出来,然后说‘佐助我来接你了’之类的?”

“呵呵。”

“啊……”鸣人依依不舍的抱住佐助乱蹭,“佐助你不要走好不好。我们还可以一起去打机一起去看电影做好多你这个异邦人肯定没见过的事情,哎你肯定没吃过有家店的番茄焖饭吧?我可以带你去吃……”

“鸣人。”佐助打断了他并用手指贴在鸣人的嘴前。此时鸣人的眼神变得越发委屈,一双湿漉漉的蓝眼睛占据了他的视野。过于热烈的视线使佐助一下无法适应,害羞地移开目光,随后自己的手被移开,唇上传来温柔的触感。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佐助愣在原地,红晕迅速地爬上脸庞。此时鸣人往他脸上架了副墨镜,自己也戴上墨镜之后指着天空的光源高兴地喊道:

“佐助!看!日蚀出现了!”

太阳被黑色的圆形遮盖得只剩下光环,由于阳光被掩去了大半所以天色变得很暗。在鸣人兴奋地对日蚀的景象大呼小叫的时候,佐助取下了墨镜别在腰间,一步步地往前走。

“佐助?”

人声的喧闹瞬间消失,被阵阵雷声所取代。在鸣人的震惊下佐助对着天空伸出手,手心的雷光倔强地闪耀着,佐助的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

他说——

“鸣人,该醒来了。”

一道破空之雷落下,整个世界被大大小小的数道落雷击碎,刹那间鸣人向佐助伸出手,佐助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裂成碎片。

现在周围只是那片熟悉的血红,而天上的光环彻底地变成了圆月。皎洁又明亮的月光散发出大面积的光芒,将半躺着的鸣人完全纳入其中。在月光的照射下,鸣人身上的锁链一根接一根地消失成光点,直到剩下最后一根时,突然出现一个人影挡在佐助面前,最后一根锁链因为此人的阻挡并未断裂。

鸣人差一点就能醒来了。

“别妨碍我!”人影开口喊道。

佐助抽出长刀,指着那人的喉咙冷冷地说道:“遗言的话就免了。”

“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放下负担的生活而已!”人影歇斯底里地喊道,“凭什么鸣人先生要背负那么多!就为了当什么火影,饭不好好吃,觉也没法好好睡,其他人不论什么事都拜托他去干,鸣人先生又不是永动机!”

“鸣人先生一旦做错什么那些人就在背地里说坏话……”人影有些哽咽,“还有你!鸣人先生总是看着你的护额就一副难过的样子!”

“鸣人先生那么痛苦那么累,我只是想让他放下一切远离这些喧嚣好好生活啊!”

最后一根锁链在微微抖动着,上面已经出现了许多细小的裂缝。

佐助笑了笑,手却没有放下。

“这是应该的。”

“哎?”

“实现梦想要付出一定的代价,那个吊车尾的比谁都清楚。”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有些自豪地说道,“他的忍道就是‘有话直说,说到做到’,既然决定要当火影,他早就做好觉悟了,区区小痛怎么可能动摇得了他。”

鸣人比谁都要努力,这是佐助再清楚不过的事了。

“你关心鸣人的心情是可取的,但是别阻碍他实现梦想。”

“还有,我有资格让他难过。”

语毕,佐助一刀劈下,最后一根锁链应声断裂。

“鸣人!你醒了!”看到鸣人渐渐睁眼小樱赶忙凑上前去,“你沉睡了好几天,多亏了佐助君你才能醒过来啊!”

佐助靠在窗边看着小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住还有些迷糊的鸣人,打算跳窗离开的时候被挣脱开小樱的鸣人扑上来一把按进怀里。

“佐助……佐助……”鸣人抱着失而复得的心情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对方,无视了身后小樱的刚醒就这么大动作小心晕过去的警告,慌张地抚摸着佐助的身体各处,焦急地确认他的存在。

“我在这里,吊车尾的。”佐助也不由得欣喜地回抱鸣人,“我在这。”

“所以,事情是之前有个具有梦魇忍术的别村的女忍混作了木叶的忍者,有次安排她去给鸣人送文件的时候,就给鸣人施了术。”鹿丸看着手上的资料对鸣人佐助两人说道,“资料上显示她是别村的暗部成员,曾从事暗杀工作,可能这次她觉得让人陷入一辈子的沉睡也是一种死亡方式吧。”

“这样啊。”佐助回应,然后看向鸣人,“居然会被施术,太久没练身体退化了吧,吊车尾。”

鹿丸看着拼命辩解的鸣人和不理会他的辩解的佐助,心想鸣人陷入沉睡的时候佐助一回来就陪在鸣人身边直到他醒来都没有离开过。

果然这两人不论什么事都很麻烦啊。鹿丸心累地想。

fin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