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

喜欢什么就产点什么

【鸣佐】玫瑰虽有刺

短篇已完结,大学生鸣x花店店主佐
有ooc,不严重希望大家能接受【乖巧.jpg


鸣人低头地看了一眼手表,又抬头对上窗外那昏沉的夜色,恨不得冲上去催促司机再把油门踩下去一点。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与鸣人的坏心情互相呼应。他正沉浸于自己日夜不分死磕出来的论文被教授驳回而且自己还被大骂一通的失落里,那份论文没有他的功劳也有苦劳嘛,怎么能这样批判一个人的努力成果呢,他不甘地想。
快一点,再开快一点。他的双手攥成了拳,又放开,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只要回到那个地方,一天的坏心情就会烟消云散了。
那个地方是现在距鸣人还有接近一公里的一间花店。
花店的店主名叫宇智波佐助,而漩涡鸣人在他手下做义工。大约三年前鸣人踏进这家花店并且见到佐助时,不由分说地以做义工积累经验为由成为了一名店员。为何鸣人会如此冲动地做出这个举动,不是因为所谓的“一见钟情”。
毕竟终于见到自己那分别多年的心念之人,是谁都按耐不住重逢的喜悦,而鸣人更为甚者。至于佐助为什么是鸣人的心念之人,他们俩的缘分可以侃上十几年。
自然而然地,鸣人就在这大约三年的相处中,喜欢上了佐助。
鸣人火急火燎地推开挂着“休息中”的牌子的玻璃门,果不其然佐助就坐在一从花海前面修剪着手中的花枝,他把烦闷的想法抛在脑后,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佐助身旁。
“今天慢死了,吊车尾,店都关了。”
“嘿嘿……对不起啊。”
鸣人双手合十地道歉,也不知道佐助有没有接受,他放下背包之后跑去拿来了修枝剪,蹲在佐助的旁边。
“还有没有要帮忙的?”
“没有了,现在也很晚了,你回去吧。”
“我还不打算回去的我说……”鸣人假装看了一眼手表之后不小心撞上佐助那个“为什么”的质问眼神,心虚地别开眼神并把带着手表的那只手插进裤袋,努力地摆出一个自认为完美的微笑然后剪了两下空气,“我再帮会忙,就算是给你的补偿啦。”
“什么补偿,本来就是你这个义工该干的事。”
“是是……”
佐助看了他好一会,然后别开眼,叹了口气,用剪刀指了指一旁的一丛粉玫瑰,说道:“你处理一下那些订单。”
“好的!”鸣人积极地回应。近三年的默契使他明白佐助是让自己去修剪那些粉玫瑰。
说来也奇怪,鸣人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接到客人的粉玫瑰订单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接过很多次了,而且留心观察一下还是同一位顾客。不过鸣人一直是那个手有余香的“快递小哥”,接触过的客人不计其数,所以他也没在意到底是哪位客人的订单。
第二天鸣人早早地结束学校的事务之后来到佐助的花店,发现店里有个年纪稍大的黑发男人在调笑着佐助。无名火起的鸣人一把推开店门,不顾那看起来摇摇欲坠的玻璃门的哀嚎,径直奔到了佐助的面前。这动静使男人和佐助暂停交流,一同看向鸣人。
“今天真早啊。”
“他是谁。”
无视了鸣人微怒的表情,黑发男人率先开口:
“噢,这难道就是你说的那个漩涡鸣人?”
“对。”
鸣人正疑惑男人为何知道自己的名字,男人却读懂了他的表情似的,笑了起来然后解释道:
“我是宇智波带土,是佐助的叔叔。”
什么啊,原来是亲人啊。松了口气的鸣人又重新打量了一下带土。叔叔?可是这人看起来很年轻啊。
“鸣人,你先去干活吧,我和带土有事要说。”说着佐助就把鸣人打发走了。看着鸣人在远处忙碌的背影,带土戏谑地说道:
“这家伙真可怜啊。”
佐助回头,带土自顾自地说着。
“你这么喜欢他,你却不告诉他。”
然后带土迎上佐助那疑惑的视线。
“你也很可怜。”
佐助像被说中什么似的,带着复杂的表情低下了头,攥紧了大腿上的围裙布。随后不远处的那丛粉玫瑰进入了他的视野,那红不红白不白的奇怪颜色令他心烦。
“你这么喜欢他,他却不知道。”


按照订单上的要求,鸣人拣好一定数量的粉玫瑰准备削去一些叶子。花枝上排那微小的刺在他的掌心上拉出几条浅浅的红线,他小心翼翼地避开较大较尖的刺,削去多余的绿叶。
一旁的佐助正做着清点的工作,鸣人偷偷地观察着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能看佐助那毫无波澜的表情这么久。他情不自禁地向佐助微微倾身,就像站在湖边向平静的水面伸手似的。
“啊……!”
手指被划破了,湖面泛起了一圈圈圆环。
怎么就被花刺扎伤手了呢。鸣人懊恼地看着指尖那一汩汩的鲜血,在玫瑰花上点出斑斑深红。干这事都干了差不多三年,就算脑子记不住身体也会记住的啊,还能被扎到也太笨拙了吧。他一边想一边把流血的手指凑到自己的嘴边,就要将手指含入口中的时候,被佐助一把夺去。
半截手指传来湿热的触感,鸣人的脸匀速升温。
佐助……佐助竟然……
鸣人此时瞪大着眼,感觉自己正在做梦,但是指尖的痛感告诉他这不是梦。那个如带刺的玫瑰一般美丽而强大得令人难以近距离欣赏的佐助,居然会这么温柔地帮自己止血,而且还是用这种方式……
与佐助相关的记忆画面在鸣人的脑中放映。他和佐助从小就认识,在孤儿院里度过童年生活。佐助各方面要比鸣人优秀得多,表现得比鸣人出色。不知是天才效应还是性格问题,佐助没有朋友,显得非常孤单。同样不受其他小孩待见的鸣人也是孤单一人,所以他注意到了佐助。男孩子的血气方刚使鸣人把佐助视为了自己的目标,他一次次地挑战佐助,一次次输得体无完肤。但鸣人知道,佐助在赢过自己之后,那面瘫的表情才会出现一丝笑容。
随后两人成长到上中学的年纪,鸣人认为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毫无顾虑地挑衅佐助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和佐助交朋友,虽然是打着“暂时休战”的名义。但得到的只是佐助的冷言冷语,就像根根尖刺,在自己的心窝上扎个透彻。鸣人没有放弃,毕竟要是能和佐助成为朋友,也是自己的胜利。而且也只有自己,能够理解佐助的孤独。
都已经到中学了,怎么还能让那家伙孤身一人呢。
由于佐助的优秀,他比鸣人早先高中毕业,抛下了鸣人到外地的重点大学读书了。佐助不在的日子,使得鸣人又回想起了小时候的那段时光。
不过,轻易放弃的话可就不是漩涡鸣人了,虽然不会再被花刺扎伤了,但是连花都见不着了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鸣人加倍努力地考上了跟佐助的同样的学校,又得知佐助已经大学毕业,鸣人依然坚持不懈地寻找着佐助的踪迹。
最后,同时也是开始,鸣人在那间香气四溢的花店里,找到了佐助。
有了这么长时间的感情基础,喜欢就悄悄地占据了鸣人的大脑。
“怎么这么不小心,笨蛋。”佐助的声音把鸣人拉回了现实,自己的手指正被佐助用止血贴包稳,未被止血贴覆盖的部分微微地闪着水光。刚才那一幕使鸣人血气上涌,他的视线下移,落在了佐助的敞开一角的领口,才慢慢地移到锁骨那儿。
内心的冲动叫嚣着,鸣人抬眼看到佐助那因为专注而随着视线下移半覆盖着双眼的睫毛,心脏就像被什么抓挠着似的,奇痒无比。
“好了。”
“谢……谢谢……”
糟糕了……
直到佐助的背影看不见之后,鸣人放纵地让自己笑又竭尽全力地压制住声音,满脸洋溢着幸福。
决定了!
鸣人为自己鼓劲。
要向佐助告白!
“喂,鸣人,要到交单的时间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弄好!”
那个吊车尾,居然因为这种事高兴这么久。坐在电脑前处理订单的佐助,脸上也是红了一片,看到那个粉玫瑰的订单之后,陷入一阵无奈。


佐助看着那个粉玫瑰的订单,无奈的同时又陷入了沉思。
他收了很多次订购的钱了,但粉玫瑰却一支都没有卖出去过。
原因是一个巧妙的圆环。
从哪里说起好呢,心思缜密如佐助,鸣人对自己这么多年的追逐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很庆幸自己那条坎坷的人生路上还有鸣人的陪伴,只是因为一些说不出口的原因以及自己的性格使自己无法接受鸣人。
这三年,佐助已经了结了自己的一桩心愿,脚步不需赶得像以前急迫,所以他对鸣人设的防逐步地打开。鸣人明明不是做手工活的料,却执意要留在店里帮自己,整出许多乱子,佐助差点就把他开除。但看到鸣人那个真挚的眼神之后,佐助又软下心来,耐心地教导鸣人如何打理花草。
长大成熟的鸣人褪去了儿时的顽皮与青涩,变成了一名可靠的的成年人,只是那阳光开朗的笑容与不服输的耐性依然没变,这给因为一些原因而心灰意冷的佐助带来了温暖与希望。再就是鸣人那不经意间的关怀,从小到大缺乏关爱的佐助很快就沦陷了。即使这份鸣人式的关怀带着笨拙,有时还会因为迟钝而使自己受伤,佐助依然觉得这是属于鸣人的温柔,自己所没有的温柔。
就像太阳一样。佐助欣慰地微笑着。
只是恋上这份温柔的人,不只有自己一个。
粉玫瑰的单主是一个羞涩可爱的女孩子,她也喜欢着鸣人。她总是会趁着鸣人不在的时候,跑到佐助的店里,支支吾吾地说着自己要订一束粉玫瑰,希望能让漩涡鸣人君派送到自己手上。佐助看着那俨然一副恋爱少女模样的女生,装作不经意地问她是不是喜欢鸣人。
她的声音细入蚊鸣,佐助仍然听清楚了她的肯定。
多好啊。面前的女生长得十分漂亮,性格也很好,身高属于可以被鸣人这种高大的身躯结结实实地搂在怀里的那种。再合适不过了。
佐助拼命忍受着内心的痛楚,手抖着完成订单。
花送过去的第二天,佐助又见到了这个女生,只是她抱着自己订的那束粉玫瑰,上面的贺卡上清楚地写着“给鸣人君”。她把花放在了柜台上,在佐助不解的眼神下解释道:
“请……请把它交给鸣人君。”
“你喜欢他的话,自己送不是更好吗。”
“对不起……我实在是……”
太害羞了吧。佐助猜到了女生想到表达的东西。那束玫瑰依然娇艳,花瓣上点缀着颗颗水珠。
粉玫瑰的花语,感动、暧昧之恋、不能诉诸于口的禁忌之情、铭记于心 、初恋,喜欢你那灿烂的笑容。
不能诉诸于口的禁忌之情。
“我真的很喜欢鸣人君……”女生低下头,攥紧了衣角,“可是我太没用了,不敢向他表达我的心情。”她扭捏了一下,继续说道:
“跟这样的我在一起,一定会很无趣的吧。所以……我希望他能够幸福,这样就够了。”
太像了。佐助皱起了眉头,不禁自嘲。
他也一样,他也不敢向鸣人表达自己的心意。因为那会给自己和鸣人带来不必要的困扰。
现实世界不是像bl类作品那样美好,任何人都会祝福自己与鸣人的恋情。
待女生走后,鸣人还没有回来。佐助毫无犹豫地拆掉了玫瑰花的包装纸,而那张贺卡,佐助要把它扔进垃圾桶的时候犹豫了一会。
犹豫什么,她可是竞争对手啊!这样的念头驱使佐助扔掉了贺卡。然后佐助把玫瑰花分开插回玫瑰花丛,任由它慢慢地枯萎。
是的,这样一来自己也会死心的吧。
佐助释然地笑了。


“谢谢你,鸣人君。”
少女从鸣人手中抱过花束,脸上洋溢着笑容。
“不客气,要再来啊!”鸣人跨上了佐助的摩托车,向少女告别后便迅速返回花店。
他都想好了,回到花店之后就立即向佐助告白。不论是什么样的结果他都不介意,毕竟有话直说一直是自己的行事风格。
直到他的手机响起,教授发来的信息令他不知所措。
毕业论文——
重点不是论文,而是毕业这件事。
鸣人已经打算好了自己的将来,大学毕业之后他会带走在重点大学里学到的知识回到故乡创业,让故乡的土地变得富饶。而且故乡的人们都在盼望着他回去带领大家致富,建设美好新城。这话听起来是土气了一点,但这是鸣人的梦想,而且他是不实现梦想不罢休的人。
自己也不能总是赖在佐助那儿,都已经是一个社会人了,怎么可以这么幼稚。
这样的话,鸣人向佐助告白了之后,没过多久就又要与佐助分离了。
怎么办?
鸣人陷入了迷茫。
这种低沉的状态直到鸣人回到花店依然持续着,严重到了能够引起佐助的注意的程度。佐助放下书,表面不屑实则担忧地问道:
“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
看着鸣人那萎靡不振的样子,佐助暗感不妙。没等他再三发问,鸣人就自顾自地说道:
“我要毕业了啊佐助。”
“这样啊。”有什么好烦恼的?
“我就要走了啊……”
佐助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毕竟鸣人虽然打着义工的名义留在这家店,但他现在的确只是个义工。他将会到更远的地方找到更好的工作,然后在那里定居。
之后就再也不会回到这里。
这一天,终究要到来。
“那不是挺好的嘛。”佐助心虚地说道,尽力无视鸣人那惊愕的表情,那副样子使佐助心痛万分,差点就压不住内心的否定了。
“我走了你怎么办啊!”
“我可是有工作的人,你还是好好担心你自己吧!”
世上从来没有那么简单的事。
鸣人不希望自己的这份感情给佐助带来任何困扰,也许是出于温柔,也许是出于无奈。佐助一下站起来,快速地离开了,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嘭”地关上门。
鸣人干笑了几声,失去了力气般地摊坐在墙角。
这样就好。
光阴如梭,佐助独自一人看着店,自那以后鸣人就鲜少来店里帮忙了。可能是临近毕业,太忙了吧。他想打电话给鸣人,但总是按完鸣人的号码之后又按下返回键回到桌面,之后锁上屏幕。
“佐助。”来人的声音引起佐助的注意,是带土。佐助正想问带土怎么有闲心到自己的店里来,然后带土不由分说地把佐助拉起来,然后说:
“带上花去吧,那家伙在机场了。”
“什么意思?”
“他要走了啊。”带土一边说着一边把佐助推到花丛前,“你快点选点花去跟他告别吧……哎算了,看你这傻样还是别选了,就红玫瑰吧。”
这残酷的事实使佐助难以回神,半天他才稍微自觉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卡卡西告诉我的,他是那家伙的老师。一小时后的飞机,不快点去你就要错过一生了。”
佐助懵懵懂懂地拿上带土塞给他的红玫瑰,然后骑上摩托向机场飞奔。
途中他才反应过来带土给了自己什么,又气又羞,想把花扔了又觉得浪费。本来还想后悔一阵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冲动,但前后的车辆已经不由得他后悔返回了,索性上战场似的飙向机场。
鸣人,等我!
鸣人有点恍惚,看着机场里的航班通知屏,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做到不跟佐助说再见就离开。
因为一旦见到佐助,自己就再也不想走了。
追了那么久,结果是自己先退缩了。鸣人自嘲地干笑几声。
“鸣人——!!你这吊车尾!!”
熟悉的声音大得一小片区域的人都听得见。在众目睽睽之下,鸣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心上人气急败坏地大步奔过来。黑色的碎发有些凌乱,看起来像是匆匆骑车赶来的样子,一只手背在身后。一会儿的功夫,佐助就来到了鸣人的面前。
“佐助……我……”鸣人有点慌,来不及解释胸口就被用力捶了一下。他愣愣地往下看——佐助的手,还有一支红玫瑰。
此时佐助撇过头去,脸上与耳尖浮现着明显的红晕。
天啊。
佐助只感到自己被紧紧地抱住了,力道还有不断加大的趋势。
“你这样我就更没法走了啊,佐助。”
“哼!”
然后鸣人稍稍松开了佐助,无视众人惊呆的表情吻了上去。
-fin-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