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

喜欢什么就产点什么

【鸣佐】rpg恐怖游戏也是恐怖游戏①-②

突然想想,两个人一起玩恐怖游戏也很有意思啊😂
不太记得魔女之家的具体内容了,有些细节可能会被我忽略掉
有人想看的话我就去看看实况然后继续写x


“综上所述,由于你抽到了要和我一起玩恐怖游戏的大冒险……”

“喂喂喂根本没有什么综上所述啊我说!”

“所以今晚睡觉之前就来玩一款知名恐怖游戏来做睡前准备。”

“玩了这个哪还睡得着啊我说!”

鸣人眼睁睁地看着佐助面无表情地解压一个名叫“魔女之家”的游戏,明明还没开始玩游戏就已经害怕得吞了一口唾沫。众所周知,鸣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鬼。

“反正最近天气很热,让恐惧感使自己出一身冷汗也能达到夏日清凉的效果。”

“不不不还是盖棉被吹空调更好的说……”

“行了。”佐助有点看不下去了,硬是把鸣人拉到身边按住他,“好的我现在就打开这个游戏。”

“哇哇哇哇不要不要!!!”鸣人死命挣扎。

然而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响起,只是听起来比较安静的纯音乐声。鸣人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发现游戏界面十分简单,而且游戏窗口很小,并不能起到什么恐吓的作用,鸣人这才放下心来大胆地把手放上键盘。

“什么啊,原来是个rpg游戏啊,恐怖感根本比不上逼真的3d游戏嘛我说。”

“所以这一点都不恐怖,你就放心大胆地玩吧,我在一旁看着。”说着佐助掏出了番茄来啃,“这个一个人操作就可以,我就看你什么时候能通关。”

“这个简单!”鸣人鼓足了劲,按下“开始游戏”图标。

画面一黑过后,呈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片森林,金发的小女孩站在林中间。

“嗯?没有什么介绍啊,就这样开始了。”鸣人按着方向键控制小女孩走动,然后发现了一个类似信封的东西,“噢噢是操作说明,这样就好上手多了。”

“画面都是像素,到底哪里恐怖啊我说?”鸣人控制着小女孩走到光点那儿捡起了一把剪刀。“小樱推荐给我的,说真的很恐怖希望我们来玩玩。”佐助看着鸣人一路往下走到一大丛玫瑰花前。

“剪掉这些是不是就可以出去了我说?”

“笨蛋,哪有这么容易的游戏。”

果然剪不断。鸣人只好往回走并选择了往上的路线,在剪掉一小丛玫瑰花之后来到一栋洋房门前。

“不会是要进去吧,这房子一看就觉得很奇怪啊我说。”

“刚刚谁说rpg游戏一点都不恐怖的,就在这里怂了。”佐助发出了一声嗤笑。

“谁怂了,我现在就进去我说!”鸣人果断地进入了洋房。

“哇好阴暗的说!”鸣人打量了一下大厅,“除了地上有一摊血和墙上有个不知道什么东西之外就没别的了,好歹是个洋房这也简洁得太过分了吧。”

“行了继续继续,别在这里吐槽。”佐助有些不耐烦。

然后鸣人就径直走向了墙上的不明物体,完全无视了地上的那滩血。

“碰”地一声,gameover。


“卧槽怎么死了??”鸣人难以置信地望着gameover的界面。

“噗……”

“不许笑的说!”

然后鸣人只好从头开始,再一次到那摊血前面。“这次必须得绕着走了我说。”被夹那一下的恐惧使鸣人不敢轻举妄动,顺利地进入真正的大厅。

低音调的bgm渲染着压抑恐怖的气氛,在试了几个门只有右边的门能打开之后,鸣人先来到了一个密闭的房间。

“什么啊,要把熊塞进里面?”鸣人对着装着泰迪熊的篮子干瞪眼,“可这只有一头熊啊而且它不是已经在里面了吗?”

“白痴,这是让你去找只熊来。”佐助向屏幕靠近了一点,头搭在鸣人的肩膀上,发丝蹭得他有些痒。这个举动给鸣人增添了几分勇气,他应了一声然后退出房间,果不其然看到上路的尽头还有一个房间。

有佐助在呢,区区恐怖游戏算什么!鸣人的胆子大了一些,毫不犹豫地进入房间调查然后找到了小一些的泰迪熊。

“这样就能塞进去了吧。”然而塞不进去。

“要剪断手脚才能塞进去吧。”跟着佐助的指示鸣人进到了一个更阴暗的房间。

“剪刀拿不走啊,不过可以在这里剪哎。”鸣人把熊手脚剪断后,端口出冒出了血。

“卧槽这是熊玩偶吧?是玩偶吧?为什么会流血啊,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啊我说!”看着那血鸣人感到毛骨悚然。“赶紧去塞熊吧!”佐助也觉得不太对。

出门的那一瞬间一个大大的血掌印“啪”地一声按在墙上。

“我不太敢进行接下来的操作了我说。”鸣人犹豫地慢慢地走进了塞熊的房间,战战兢兢地根据指示把熊塞了进去,“越想越不对啊我说,还是你来吧佐助!”

“嘁,我来就我来,你还是怂啊,吊车尾。”等佐助坐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之后,鸣人一把抱紧了佐助,躲在他身后只露出两只眼睛盯着屏幕。

“那我要出去了。”佐助现在也有些怕,他深吸了一口气出门走到大厅,一点一点地移动。

“啪!”瓶子跌碎了。

“呼!”蜡烛熄灭了。

两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佐助颤抖着再向前一步——

画面一红,巨大的熊在那一瞬间跳出来吞没了他们。

gameover。

-TBC-

评论(4)

热度(25)